收藏本站 江西政协新闻网 新闻门户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政协新闻网 > 赣文化巡礼 正文

家乡的耘禾鼓

编辑: 王磊     来源: 光华时报      2014-07-07 17:15

  □柯锡俭

  诗人说:“农舍田头鼓,一何乐兮一何苦。”是的,武宁耘禾鼓就是一种以鼓点催工,以歌声助兴,以乐解乏的民间鼓。只可惜,随着科技的发达,“灭草灵”代替了人工耘禾,“耘禾鼓”也就几乎成了绝响。

  时代进步是必然的,但怀旧也是人之常情。一个事物消失之后,当它在记忆的深处涌现出来的时候,就像一坛陈年的老酒芬芳扑鼻。耘禾鼓就是这样,几十年过去了,至今仍让人记忆犹新。清晨起来,夏天的风凉飕飕的,几十个汉子围坐在屋坪里打草鞋。他们先是用稻草搓一根绳子,然后打成一个马蹄形的三面套,把脚从其中一边穿进去;第一根绳子套在脚背上,其余二根从脚板往后拉,拉至脚跟时,把第二根像拔鞋一样从后跟往上拔。还有一根正好落在脚板的凹陷处,耘禾时增加脚板的阻力,以便把田里的杂草搓入泥中。

  吃完早饭,穿上草鞋,手里拿着一根耘禾棍就下田了。鼓师先擂一阵冷鼓,“咚的、咚的、咚咚咚啊的”来激发人的情趣,其鼓声急促,快起快落,节奏与现在的迪斯科差不多。然后擂热鼓,鼓点慢而悠扬有力。“的咚的、的咚的、咚的咚的咚的” ,鼓师唱:早晨来(耶),早晨扶起土地牌(哟),(哟嗬哟嗬咳啦)。和歌者:(哟嗬哟嗬咳啦),声音宏亮高吭。土地(哟嗬)牌(哟),我下田来(耶)。和歌者:下田对着(哟)土地牌(呀)。对着土地拜三拜(哟)。和歌者:不求名声不求财,只求山歌(哟)随口来(呀)。鼓师与和歌者互动默契,可谓心有灵犀。

  拜过神灵,从二番鼓开始慢慢加快。“天上起云坨数坨,‘咚啊的、咚啊的’ ;哪条山不通河,‘咚咚的的咚咚的’;哪个男人不想姐(啦),哪个女人不想哥,男女心思差不多。”五句话把“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这一人生永恒的主题,既形象而又坦率地概括起来,充分体现出原生态文化的特色。当然,也有含蓄的:“山歌不唱使人呆,井水不挑长青苔,撇开青苔挑担水,撇开撇开又拢来” ,这寓意对爱情一种炽热,不懈的追求,歌词既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又有异彩纷呈的文学价值。

  三番鼓就是见面说,与台湾歌星张帝的脱口秀差不多,没有现成的歌词,全靠鼓师临时发挥。见人唱人,见物悟物,不管年龄大小,辈份高低,就跟闹洞房一样口无遮拦。什么“远看娇莲过横埚,背上驮只破背箩,一来不是打猪草,二来不是捡田螺,爬山越岭赶情哥。”耘禾的人“哟嗬咳啦、哟嗬咳啦”地帮着腔,唱得人心里热辣辣、羞答答的。调侃过后,“的咚的,的咚的,的咚的咚的咚的” ,鼓点越来越快,声调也越来越激昂。……“五月时节临,迟禾早禾都要耘,瘦田之中多挑粪,粪养禾根米养人。粪养禾根米养人,勤耕不饿苦耕人” ,用辩证的观点劝告世人,回报与付出是成正比的。

  最后从四番鼓转入五番,鼓槌像雨点般落在鼓面上。“咚啊的、咚啊的,咚咚的的咚咚的。”这时耘禾的人几乎到了脚不由己的地步,搓一脚、搓一脚、再搓一脚,然后一横打个泼脚,转个180度的弯,恰似狂草书法家写一个硕大的“州”字。就这样几十双脚整齐划一,交替前行,只听得哗哗的一片水响,那种你追我赶的劳动热潮,把人带进了一个忘我的世界。太阳快下山了,鼓师深谙大自然的轮回法则,因此鼓点由快入慢,歌声也由高入低。“咚的、咚的,咚咚咚的” ,颇如一锅沸腾的水,突然从灶膛抽掉了柴火一样平和。到此,一天的劳作转入尾声,鼓师以充满人情味的谢彩作结:一对鼓棍两边排耶,列位歌师脱草鞋呀!和歌者回应:好哇!先脱的先走耶,后脱的随后来呀!好哇!一对鼓棍斩斩齐耶,唱不完的山歌带去回呀!好哇!感谢东家茶饭好耶,我们来年再来敲牛皮呀!可好字还没有喊出来,“咚”的一下,鼓声嘎然而止,而此时一群“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歌师”们,却还兴犹未尽,乐不思归!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Copyright◎2013 jxzx.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政协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大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