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江西政协新闻网 新闻门户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政协新闻网  >  政协文化

愿做一棵小草

编辑:舒涛    来源:光华时报     2017-02-17 10:34

  □孙森林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自然界的花草树木中,小草属于当之无愧的主宰者。它具有天衣无缝覆盖地表的能力,大片的原野,屋檐下的墙角,甚至墙上,屋顶上,闹市区人行道地砖的缝隙,凡有些许土壤的地方,就有小草生存。小草的生命力极强,“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寿命也极长,生于浩荡的春风,枯于冰封雪锁。

  我自幼与小草有种天然的情缘,每年春寒料峭之时,便会在河岸边、田垄间、小路旁,以及房前屋后,寻找那正萌生着的绿意。待到幼芽破土而出,总是喜出望外,每天清晨和旁晚都要去看看它们,眼见着它们一毫米、一厘米地长高。经常牵着牛与它们“亲密接触”,有时提篮为猪采集饲料。入夏以后,草仿佛攒足了劲,肆意地疯长,十天八天功夫,就把田野山岚包揽入怀,草泽荡荡,草莽苍苍。小草的种类繁多,即便是在同一片旷野之上,也会有几十种乃至上百种小草同时生长。每次看小草,都会凭着自己那点少得可怜的植物学知识,努力去分辨它们的科目,默念它们的名字:白茅草、龙葵、艾蒿、红蓼、苜蓿……能叫出名字的确实少得可怜。我曾仔细观察过多种小草,它们无一不是腰身纤细,绿得纤尘不染,无风亦颤栗,小小的身子似乎无法承载内心的情感。然而在电闪雷鸣之下,在疾风暴雨之中,所有的小草们以其细密的须根,紧紧抓住泥土不放,任风雨肆虐,其叶茎不受半点摧残。风雨过后,无论街市上的草坪还是乡野的杂草,它们抖落身上的雨滴,仪态从容。

  小草不挑剔环境,不择土壤,生在哪儿就长在哪儿,干渴的沙地、贫瘠的石缝、山巅峡谷,处处都可以见到它们妙曼的身姿,哪怕是一只飞鸟喙下的一粒草种落下山谷,它也会发芽抽青,岁岁枯荣。大漠孤烟,长河落日,风来雨去,寒来暑往,自然界的小草,伴着岁月之川的流淌,深情地仰望着天空,执着安详地与大地厮守。

  小草是崇高的,它们在地球村的奉献人所共知。很多小草是牛、马、羊等牲畜上好的饲料,更多的小动物也以“百草”为食;中药中很多品种即是小草或者小草根,我国现存最古老的中药学专著《神农本草》,记录的汉代以前先民的用药总计达365种,其中草类就占了252种。

  小草又是极其卑微的。广阔无垠的原野之上,小草孤独地岁岁枯荣,没有人浇水,没有人施肥,更没有人呵护,却是铆足了劲,长出精神,长出风韵,茫茫原野披上了绿装。多数的小草本来是有名字的,可是人们却统统称之为“杂草”“野草”,恨不能将其斩尽杀绝。城里的环卫工人更是每天手持铁铲,四处寻找它们藏身的地方。难怪春天小草出芽时总是怯怯的,直到青草长成,吐出芬芳,也只是低眉顺眼,不敢声张。

  小草由于太普通而容易被人忽视,这也是正常的事情,就如亿万普通人,也没几个被人记住,但这并不妨碍它们也有精彩的人生。草样年华,无须承担重大使命,只要做好自己即可。小草多柔顺,有着逆来顺受的品德,这不是贬义词,这是适应环境的最好生存状态。

  秋冬之季,衰草遍野,就像大地枯黄的头发,在寒风里摇来摆去。一个草样年华的人,看到遍野枯草,可能会有更多的感慨,这感慨不是来自季节的压力,不是来自于时间的流逝,而是来自于生命本身。面对寒风里的小草,就像面对一群白发苍苍的老者,满怀崇敬之情,但也有丝丝遗憾与不安。这不可逆的生命进程,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但也都是残忍的。人只有一辈子,而就是这短短的一辈子,想要做个平平安安的普通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会留下许多不可弥补的遗憾。很多小草都会开花,开各种颜色各种形态的美丽花朵,就像普通人也有自己的精彩。精彩短暂,平庸长随,要有小草的心态,不求被人关注,不怕被人忽视,只要有清新的空气和甘甜的雨露,就是最好的年华。

  以草木喻人,可深谙天地自然之道。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美也罢,丑也罢,风光也罢,落寞也罢,繁华总会过去,芬芳也将随时而逝。生命的崇高与卑微,贵在对信仰的执着和珍惜。一个人的命运既然如一株无名小草,那就不妨谦卑地寄身大地,仰望天空,随时听从节气的召唤,努力地挺拔向上,活出自己的样子,展示自己的风姿。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Copyright◎2013 jxzx.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政协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大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