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江西政协新闻网 新闻门户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政协新闻网  >  政协文化

春风荡漾

编辑:舒涛    来源:光华时报     2017-02-17 10:41

  □程杨松

  是邻家阿霞院里的那朵荷花的簇动,还是屋后阿婆篱下的那串竹枝的摇曳,亦或是一些未知的甚至虚无的元素,让我不经意间就感觉到了那缕荡漾的春风——她有情有信、相约而来,却无声无息、不事张扬;她无声无息、不事张扬,却润物无声,浸漫心田。

  前些天无意间就在电视里听到了一首歌:韩磊的《老阿姨》。歌词本就质朴感人,很有些春阳暖意;歌声更是极尽婉转,是那种被压抑后哽咽式的男中音。画面里闪现着龚全珍,93岁老阿姨善良的眼、刀刻的眉、沧桑的脸、朴素的衣,还有那颗火热滚烫的心。画面里当然还有孩子的镜头,一个个青葱的身影、一双双清澈的眼睛、一个个生动的梦想,就那样直扑扑地在眼前闪现着、在脑海建构着。说实话,龚全珍我并不陌生,她的事迹也早有所知,但一直是以高海拔远距离的姿态被敬仰着,感觉高不可攀、遥不可及,所以没有体会、没有感动。那一刻,在韩磊的歌声里,配合那些剪辑的画面,却顿时就让感动匮乏的我,心酸眼热,心旌荡漾——我听到了这清风荡漾的动人旋律,也就读懂了这个老党员的动人心声。

  铅山的微友发给我一条信息,说他们那有个怪老头,年过八旬,近20年来就干两件事:种树,守山。这20年来,这个叫陈金义的老头,就硬生生的将铅山县汪二镇老鼠山成千上万亩空山种成了郁郁葱葱的绿洲。更让人费解的是,在这个满世界逐利的年代,他居然主动提出,将这20年汗水浇灌、心血滋养的满山树林无偿交给村集体。村里考虑他前期投入很大,提出进行适度补偿给他安心养老,催他打个报告他却一直推脱,仍旧默默痴守在山上。对比陈金义,回想自己15年的工作历程,走了四五个县市,动了五六个单位,换了六七个职务,一直在奔矢,也似乎一直在攫取,却依旧心性未定、心神不宁,始终远离那片心灵的绿洲。我不认识陈金义,这个有着金义的老头,也未去过老鼠山,这片生态和心灵的绿洲,但我的眼睑却分明看到了清风荡过枝头的旖旎。

  上个周末,我到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联系点河埠村,和村支书老陈几个唠嗑,问村里今年的打算和困难,答应帮忙搞几万村部建设的缺口资金;到几个农民朋友家走访,听他们对党和政府的意见,对干部的牢骚;吃住在农民老张家,三餐饭,睡一晚,给了200块钱,还帮着老张开了一上午的田垅。踩在灌水的泥泞中,却很难得地出了身臭汗;抽着老张递过来的5块钱的庐山,却感觉少有的醇香;看着似曾相识的稻穗花,嗅着依稀熟悉的泥土香,仿若一下回到了20年前的乡下纯粹生活。老张却指着我衣上的泥花说:“你们当干部的,衣服上有这泥花说明和田地没断根、和咱老百姓没断根,比啥油菜花、牡丹花都好看!”逗得我捧腹大笑又若有所思。分别时,老张他们握紧我的手,不舍地说,还来啊,我们不烦你!你可要一直这样不变啊!在车上将头探出窗子和他们挥手道别,看着他们真诚闪动的眼眸,望着金黄灿烂的稻谷,和成片远去的田野,我的鼻翼抽搐了——我分明嗅到了春风荡漾的芬芳!

  归途中,斜倚车座,半睡半醒间,忽想起蒋锡震《梅花》里的两句:暗香留不住,多事是春风。如若这春风总是多这样群众期盼之事、认可之事、拥护之事,那么不如,就让这春风一直荡漾下去、荡漾下去……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Copyright◎2013 jxzx.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政协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大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