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江西政协新闻网 新闻门户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政协新闻网  >  文史资料

日军南昌投降记

编辑:舒涛    来源:光华时报     2017-09-19 10:33

  □ 钟邦洪

  今年是抗战胜利72周年, 9月14日是江西战退日军投降的日子,作为亲历南昌受降的抗战老兵,我不由回忆起72年前烽火岁月的点点滴滴。希望后辈子孙们铭记历史,珍爱和平。

  走反

  1944年,日寇为了打通我国大陆从北到南的通道,在攻陷长沙、常德后又发动了衡阳会战。日军第十三师团和第三师团一部共3万余人从湖南浏阳、醴陵三次窜入江西,企图清剿增援衡阳的我国野战部队,将惨烈的抗日烽火在赣西萍乡一带燃起。

  此时我正在萍乡城北青草冲鳌洲中学读初二,全校师生在努力教学的同时,积极开展了抗战动员工作,学校操场也改成了军用小飞机场。6月中旬到7月初,日军第一次从湖南浏阳侵入萍乡北边的上栗。县政府和医院、学校等机构都迁往武功山脚下的大安里山区办公,学校都提前放暑假,师生疏散,随家往萍乡南部山区走反避难。7月中旬至8月上旬,日军从萍北上栗和萍西湘东老关第二次侵入萍乡。我家和邻居40多口人往湘东上栗之间的荷尧石碑村大姐家避难。两次走反见闻了很多日寇的兽行,激起了民众的愤怒。荷尧土壕里等偏僻山村由于封锁,村民几个月吃不上盐。湘东街上房子大多损毁烧坏,很多水井、米桶、水缸里拉了屎尿,不少妇女被强奸,一些抓住后稍有不从的百姓被杀害。9月下旬,日军第三次侵犯萍乡。这次只在湘赣边界上的老关醴陵窜扰一下,未深入萍乡腹地就被守军打退了。

  日军三次入侵赣西萍乡,遭到我58军、72军、26军、20军和地方军民的奋力抵抗,终以败绩退走。这年冬天,由第72军军长傅翼倡议,经江西省国民政府批准,萍乡县政府在湘东街后的云程岭顶峰建成了一座“抗日阵亡将士骸骨塔”,收敛抗日阵亡将士和遇害民众的骨骸。“塔志铭”记叙了1944年日寇入侵萍乡的经过,我军民截击日军的战斗及伤亡情况,塔上有“光昭日月”“气壮山河”“正气凛然”“精神不死”等石碑。

  从军

  经受了1944年日军侵犯的苦难,萍乡人民抗日救国的热情高涨。1945年初,提出“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口号,号召知识青年从军抗敌。国民地方政府规定“五丁抽二”征兵抗日,实际执行中家有五个男孩不得少于一个当兵,否则要出几百石谷买兵役。

  我家是个三代同堂的大家庭,我在五兄弟中排行第四,大哥、二哥成了亲,拖儿带女不宜离家,三哥外出学艺未归,我和五弟正在读书且未到当兵年龄。驻防萍乡的第58军开始征兵了,镇公所每天派人挨门挨户催促抽丁。一天同学朱春生闲聊时提到他家中租住了一个58军军械科科长,我就和父亲找上门去叫朱父帮忙引见让我破格服兵役。这个朱玉阶科长见我热情很高就向军务处李洽民处长作了推荐,正好军部直属辎重营有个文书上士缺,于是我投笔从戎了。按照部队建制一个连只有一个文书上士、一个军需上士,职级相当于副排长,每个月发给几元钱法币。我当文书上士的主要任务就是登记编造各种名册、发放饷银和伙食费、兼管连部各种杂务。

  部队在萍乡丹江亭子下驻扎不到一个月就开往吉安安福整训,驻防粤湘来犯日军。58军是抗日劲旅,特点是运动灵活、攻坚勇猛,跟日军打了500余仗,歼敌5万余名。但因其属于滇军,是“杂牌部队”,给养经常得不到保障,有些战斗部队士兵为了吃饱饭好打仗,会抢地方百姓的粮食吃。军部一方面发出布告约束纪律,一方面责令后勤部队加强供应保障,做到“前线流血,后方流汗”。我们辎重营平时操练,挑运军部八大处文件,安营扎寨打扫卫生,设置仓库留守保管。战时我们的首要任务就转为运送弹药物资上前线。此后,我随队参加了赣湘粤战役、浙赣战役、北上赣江追击战,一路听着中正式步枪“呯”和三八大盖“嗄嘣”的激战声,转战吉安、新干、峡江、樟树、丰城等地。8月份,我部追击日军迫近南昌。

  受降

  1945年9月3日,传来了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消息。9月6日,我58军先头部队进入南昌城,南昌前进指挥所也进至南昌城郊之莲塘,日伪武装及领事馆纷纷撤驻九江。9月8日,我营奉令从丰城赣江码头出发,随军部赴南昌接受日军投降。沿途看到一片火场的广福圩,三十多里路上到处是破房烂屋、高树长草、炮痕弹孔。莲塘有密布的日军防御工事,一片大树旁的碉堡和仓房前有日本兵在持枪站岗,其余日军缩在堡垒后面看着我们通过。

  9月9日清晨,第58军军长兼南昌前进指挥所主任鲁道源率军容整齐的新十师和军部直属各队官兵整队由莲塘北进。上午10时到达南昌城,至下午军部进驻到位,我营驻地为筷子巷。南昌城一半房屋遭毁坏,但市民欢欣鼓舞热情迎接,到处是欢庆胜利的旗帜和标语。

  刚入驻时,各街区由我军及宪兵维持秩序,20余家日军洋行商店由宪兵及日兵看守。头几天,日军上街还背枪上刺刀列成三路纵队,后来與论指责和公告张贴后,日军不敢耀武扬威了。有天我们在街头散步看到一件解气的事:一小队日军路过筷子巷口,一个后生仔从巷内冲出抽走了领头军官别在后腰上的手枪,日本军官“哇哇”叫着带两个士兵追了两步,后生站住回头用枪一指,日本兵不敢动了,眼睁睁地看着后生携枪走了。

  9月14日午时,江西战区日军投降仪式在南昌市中山路中央银行大楼举行,这里原是日本宪兵队驻所,选择此处受降带有羞辱日军的意思。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委托第58军军长鲁道源中将为受降主官,日军投降代表为第十一军团长笠原幸雄中将。笠原先是将一把长指挥刀和一把短剖腹刀呈递给鲁道源,表示缴械,笠原是日本有800多年历史的武士世家,缴交武士刀时他流下了两行眼泪。接着笠原将投降书呈递给鲁道源,然后和其他六名日军军官立正鞠躬,听候训示。鲁道源发表受降讲话后给投降者念了两句诗:“八年一觉侵略梦,赢得屍灰半袋归”,在场日军军官听得个个面色羞红、满头大汗。

  受降仪式前后,我们开展了仓库接管工作。首先是收缴日军军用物资,对步枪、手枪、机枪、山炮、迫击炮、榴弹炮、手榴弹、子弹、炮弹、炸药、电话机、无线电设备、发报机、军用铁锹和十字镐、军用卡车、被服、粮食等一一登记造册并上报。记得光日军独立第七旅团就缴交三八大盖步枪4千余支。接收时将日军中一些训练警犬之类的技术人员留了下来,士兵家族传承的刀剑没有收缴。缴枪后,日军没了武士道的嚣张气焰,甚至显得很可怜,很多一二十岁的日本兵每天垂着头蜷缩在营房前晒太阳,经常有一些伤病日本老兵跪在街头朝天作揖哭祷,还有日本军官剖腹跳楼自杀。

  南昌受降完成后,我们即开赴九江接收。日军中还是有不甘心失败的,在没有来得及接管的地方时有武器沉江、烧毁仓库的事情发生。我们连夜急行军到九江郊区时,突然炮弹在夜空中嗖嗖飞窜,远处一个军火仓库爆炸了,后来得知是留守降兵夜里点灯弄倒煤油引爆的。

  九江日伪仓库接收完后,我们又开始遣返南昌九江地区的日本降兵,任务是步骑兵配合将缴械的日本兵经皖南、苏南押运到苏北徐州,再从徐州用火车押运到连云港,然后用海轮将其运回日本。到南京过长江往滁州时已是隆冬,凛列的江风刮来,战马都吹得摇摇晃晃稳不住脚。我们是南方兵,衣着也单薄,但大家都抖擞精神,押着长长的降兵队列,向北迤逦而行,直达目的地。

  将日军押到徐州办理交接后,我营奉命就地驻扎休整。继任营长赵正伟把我和参谋找去,说离家多年无暇省亲,妻子现住萍乡娘家,要我们带上他积攒的一点饷银前往接济看望。他还跟我交代,可以不要归队了,回家继续完成学业。于是,我高兴地踏上了江西的归路,也就此结束了自己的抗战历程。 (钟亮整理)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Copyright◎2013 jxzx.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政协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大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