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江西政协新闻网 新闻门户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政协新闻网  >  热点专题

留住传统文化的“根”

——全国政协“保护南方古村落,建设美丽乡村”重点提案在赣督办调研随记

编辑:舒涛    来源:光华时报     2017-10-13 10:07

● 图/文 王 磊

调研组在景德镇市森林公园调研。

浮梁县瑶里镇东埠老街。

  为了解南方古村落现状,探索研究加快古村落保护和发展的思路举措,进一步推动文化资源优势向发展优势转化,9月15日至19日,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重点提案督办调研组,就督办“保护南方古村落,建设美丽乡村”重点提案在我省开展调研。

  保护古村落有何重要意义?这些“风雨”中飘摇的古村落如何留住人脉、延续文脉?在古村落保护与利用两者间,如何找到均衡适宜之策?江西的古村落保护如何抓住机遇应对挑战?带着这些问题随团记者采访了参与此次调研的全国政协委员。

  -寻回失落的“乡愁”

  “田园城市”“园林城市”“山水城市”……当人们在展望城市的美好前景时,是以乡村为原点和坐标的。

  古村落被誉为传统文化的“博物馆”、乡村文化的“活化石”,是中华民族的伟大瑰宝。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华电集团公司总经理云公民说,“保护古村落是延续当地的风土人情、传承中华文脉、守住民族之魂的重要举措。本质上是在转型期为传统文化留下容身之地,为乡村发展找到融合之道。”

  近年来,保护古村落,寻回失落了的“乡愁”,是全国政协委员关心的热点话题。“做好传统村落的保护和开发利用,对建设美丽中国,实现文化强国具有重要意义。十二届全国政协共收到古村落保护类的提案有30多件,今年收到这类提案有3件,并从五千多件提案中脱颖而出被列为重点督办提案。”调研组组长,全国政协常委、提案委员会主任孙淦说。

  “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已成为对古村落的诗意表达与期盼。

  自2012年国务院启动传统村落保护工作以来,已取得初步成效,全国4153个有重要保护价值的村落被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住房城乡建设部村镇建设司小城镇建设处调研员林岚岚告诉记者,“大量濒危遗产得到抢救性保护,63%的村落传统公共建筑得到保护修缮,70%以上的村落人居环境明显改善,村民收入达1万元以上的村落由不足5%增至21%”。

  但在古村落保护利用过程中,过度商业化、同质化的趋势也逐渐显现,古村落传统化的质感和历史记忆的内涵被彻底牺牲。

  “照这么发展下去,再过十来年,几千个传统村落就会和现在的大城市一样‘千村一面’,这非常可怕。”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妇联原副主席洪天慧忧虑地告诉记者。

  古村落保护和利用不是禁止发展旅游,恰恰相反,特别好的村落还得需要旅游传播出去。但同时洪天慧认为,“留得住乡愁最重要的是留住它的精神文化价值,而不是怎么留住游客”。

  -古村落保护开发的“江西经验”

  四围峰峦,千年古村,百座祠宇,高墙围屋……从北部浙赣皖交界处的徽派民居,到赣南的客家老屋,散落在赣抚信饶修五大河流域的古村落犹如一颗颗珍珠异彩纷呈。

  《江西省传统村落保护条列》颁布实施成为全国首个传统村落保护地方性法规;2016年,全省乡村旅游接待总人数、总收入均占全省旅游产业的近半壁江山;全省116个村镇被公布为历史文化名镇名村,其中33个上升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位列全国第五位;全省32个中国传统村落入选国家文物局2014-2016年中国传统村落文物整体保护利用综合试点名单,数量位居全国第一……

  “江西在古村落保护方面走在了全国的前列,初步创造了古村落保护的‘江西模式’,调研组要好好挖掘总结‘江西经验’。”15日,调研组与省直相关单位座谈会上,调研组团长、全国政协副主席马飚的话点出了全国政协“保护南方古村落,建设美丽乡村”重点提案调研组将第一站选在江西的原因。

  “2015年年底,《江西省传统村落保护条例》列入省政府2016年地方性法规项目,2016年9月顺利通过省人大审议,并于12月1日起颁布实施,成为全国首个传统村落保护地方性法规。”省住房城乡建设厅副厅长李道鹏介绍说,《条例》对传统村落的申报条件、禁止核心保护区新建建筑、不得擅自改变传统建筑外观、村落被除名负责人要受处分等作了详细的规定。

  “江西传统村落在观光和休闲旅游方面发展得很快,这是好事。我想进一步了解乡村旅游快速增长的投入机制和运营模式。”全国政协委员、文化部原副部长励小捷急切地向参会的省旅发委负责人抛出问题以求江西乡村旅游快速发展的原因。

  “2016年是江西‘乡村旅游提升年’,全年接待游客4.71亿人次,乡村接待56%,远高于全国32.5%的占比水平。我省传统村落旅游开发模式主要有篁岭模式、丫山模式、茅坪模式。”省旅发委副主任丁新权回应说,在传统村落旅游开发的过程中,要特别注意保护优先、盘活资产、创新机制、明晰产权等问题。

  - “因水而兴”优势变劣势

  “红星闪闪放光彩,红星灿灿暖胸怀,红星是咱工农的心,党的光辉照万代!”……

  16日下午,听着熟悉的旋律,调研组来到《闪闪的红星》电影中水运码头和米店取景地——浮梁县瑶里镇东埠老街。

  站在东河之畔,极目远眺,高岭山层林尽染、叠翠流金,东河水清澈透亮、碧波荡漾,古色古香的徽派建筑沿河而建,一律吊脚高悬、马头高翘,粉墙黛瓦掩映在青山绿水之间,宛若一幅唯美的山水画卷。

  东埠,一座因瓷而生、因瓷而兴的古村,一条瓷土运输造就的古街,是古代启运高岭土的大码头和集散地,被誉为“海上丝绸之路的源头”,2003年入选首批“江西省历史文化名村”。

  “上街头,下街头,街长不见头;丝绸缎,糖醋油,店面八百九。”流传至今的民谣,就是东埠古街曾经商贾繁荣的生动写照。但是昔日的繁荣,早已成为过眼云烟,只留下沿街一幢幢明清古建筑。南方古村落衰落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内河运输地位的降低。

  江西古村大多依水而建,因水运便利而发展兴旺。婺源县汪口村古代为徽州府城陆路经婺源至饶州的必由之地,也是婺源县城连通东北乡水路,货运到鄱阳、九江等处的码头,明清时这里店铺林立,商贾云集;铅山县城的河口镇,曾是历史上江西四大名镇之一。明嘉靖年间,这里手工业发达,水路直通鄱阳湖,商品交换的扩大促进了河口镇的繁荣。到了清乾隆年间,闽浙皖赣等货物经水路集散于此,转销全国,成了“八省通衢”之宝地。

  长期研究古村落发展的江西师范大学南方古村镇保护与发展中心主任梁洪生告诉记者,“过去以水运为主时较为便利,近代以来却大多显得偏远,水运减少,古村逐渐萧条。”

  如何让古镇重新焕发活力,实现经济转型,瑶里人下了一番苦功。东埠村委会主任方秋元告诉记者,“最近几年,村里争取到了600多万的专项资金,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先行修复了东埠古街15幢明清古建筑,吸引游客来东埠观山水、住民宿、赏民俗、忆乡愁。”

  “修复后的房子,是我住过最好的房子!”在东埠老街生活了87年的程陀养老人称赞道。记者发现,程陀养的房子是一幢修葺一新的砖瓦结构明清古建筑。

  “省文化厅正全力做好32个国保和省保集中成片传统村落整体保护利用工程。”省文化厅巡视员徐琳琳告诉记者。近年来,我省共争取约6亿多元中央财政补助资金,省财政也投入了3亿多元,用于支持古村镇保护规划编制、基层文物保护以及基础设施和环境改善。

  -治好古村落“硬伤”是破题关键

  漫步东埠古街,脚下两三米宽的青石板路,早已被磨得泛出陶瓷一般的光泽,唯有岁月留下的车辙清晰可见。这样只够两三人迎面通过的狭窄街巷在江西古村落随处可见。

  “这就是潘冬子做事的米店。”程陀养家隔壁就是电影《闪闪的红星》里米店的取景地。指着老街大多紧闭店门,老人无奈地说,“房子是好,就是没有什么人。”

  早在2015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记者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文艺界别的一次小组讨论上听全国政协委员冯骥才发言时举过一个例子:

  一个农民工曾告诉他,他也很想过年回家看望父母,但冬天回到老家,每次上屋外的厕所都是一次“受难”,方便一下,屁股冻得像冰镇西瓜一样,回到炕头半天缓不过来。

  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古村落自身的“硬伤”已经不太适合现代生活的需求。

  “传统村落大都散布在偏远地区,经济发展相对落后,功能缺失,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较差。”国家旅游局规划财务司副司长蔡家成认为,传统村落很难满足现代人的生活需求,也就留不住渴望外面世界的年轻人,缺乏传承是让村落渐渐“消逝”的重要原因。

  关注到同样问题的还有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原党委书记刘川生,她说,“年轻人对城市生活有着天然的亲切感,能够很快接受新生事物,这些让他们对城市生活驾轻就熟”。

  古村落保护要注重利用和传承,要调动原住居民特别的年轻人参与的积极性,延续人脉和文脉,才能让它“活”起来并“活”下去。励小捷谈到古村落空心化的问题时表示很忧心,“村里的原住民都走光了,把延续几百年的古村落继续保持发展下去,我持怀疑态度。”

  因为村落和城市的人口构成不同,村落的形成和传承基本上以姓氏为主体传承,有些古村落的祖屋几百年来数代人一直住下来。居民和村落不只是使用的关系,更重要的还有乡情、亲情维系在其中。云公民说,“这些人如果都走了,古村落的文脉、人脉就断了。”

  对于延续古村落人脉、文脉的问题,全国政协委员、人民日报社原副总编辑马利建议,充分发挥基础教育的积极作用,结合当地的古村落特点,编写本地传统文化的乡土教材,并列入中小学教学内容,让娃娃们建立对本地传统文化的认同感和自豪感,提高古村落保护的意识。

  -延续古村落的“人脉”“文脉”

  18日,调研组走进婺源篁岭。四五百米长的“天街”古巷,像条玉带串起座座古建,两旁徽式商铺林立,前店后坊,茶坊、酒肆、书场、砚庄、篾铺……,古趣盎然,被赞为一幅流动的缩小版《清明上河图》。

  篁岭上镜率最高的就是该村传承了500多年的“晒秋”美景。而装着辣椒、玉米穗、稻谷、绿豆、黑豆……大大小小的晒匾正出之于“晒秋大妈”之手。

  66岁的曹秀云是“晒秋大妈”中的一员,每天的工作就是下地采摘辣椒,清洗后切碎放在直径一米七的大簸箕里,簸箕就架晒在屋顶。一个完整的“晒秋”过程就这样在游客面前展示,当有的游客想亲自尝试时,曹秀云还会手把手地指导他们。

  曹秀云告诉调研组成员,她就是土生土长的篁岭本地人,搬下山已有6年多,山下有200平方米的房子。2013年在景点上班,一个月挣2000元,有4天假。比以前种田轻松,赚得更多。她说,“非常喜欢这份工作,家人也很支持”。当问起愿不愿意搬下山时,“愿意搬,因为住在山上吃力。”曹秀云说。

  原来篁岭是典型的山居村落,地无三尺平,存在严重的地质灾害隐患,且交通不便严重缺水,加上绝大部分农田、土地等生产资料都在山下。随着时代的进步,农民开始追求生活上更多的便利性。在篁岭开发前,古村原住居民大部分已陆续搬迁到山下。

  2009年,婺源本地人吴向阳决心在此投资发展乡村旅游,一场古民居异地搬迁保护的试验在篁岭开启。在征得村民同意的情况下,吴向阳的公司全面收购山居产权,在交通便利的乡村公路旁建设3层邻排别墅供村民居住。对于空置后的篁岭古村,公司在保留传统徽州明清古建筑风貌的前提下进行修复,再聘请村民在景区从事服务。就这样,曹秀云和许许多多的村民一样搬离了祖辈世代居住的山地。

  吴向阳对篁岭古村落的保护利用的理念也在不断更新。下一步,吴向阳还计划返迁村民,他说,“要想保持婺源村落建筑和古村文化的‘原真性’,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这些原住居民返迁回山,延续古村落的传统人脉和文脉,呈现古村的活态。”

  坐在天街中心广场旁众屋里的马利回想几年前来时看到的情景说,“业态丰富、游人如织,篁岭这几年的变化太大了!”

  眼看着这个村一天天恢复人气,不仅是村里的大妈们,务工返乡的青壮年也加入到篁岭旅游服务业的行列中。

  “我女儿女婿放弃外地月收9000元的工作机会,返乡办客栈,旅游旺季月收入能有十几万元。”村民汪志元说,现在村民们要么在景区上班,要么在山下开农家乐,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篁岭景区300余员工中有70%是篁岭及周边村民,每年景区还给村里返还6%的利润。篁岭村民人均年收从3500元提升到4万元,户均年收从1.5万元提升到13万元。篁岭村党支部书记黄永和告诉记者,“以前大家是争着离村下山,现在是争着返村上山。”

  调研组成员表示,在古村落保护的过程中如何吸引人脉、延续文脉,在篁岭找到了答案。

[1]  [2]  下一页  尾页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Copyright◎2013 jxzx.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政协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大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