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江西政协新闻网 新闻门户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政协新闻网  >  文史资料

鲜为人知的南昌起义战争细节

编辑:舒涛    来源:光华时报     2018-03-13 10:43

  □ 张启予

  1927年8月1日,在周恩来、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人领导下,两万多起义部队向敌人发起猛攻,南昌城内响起了一片枪炮声,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揭开了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和创建革命军队的序幕。这次起义诸多鲜为人知的战争细节,却对起义成功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打响敌总指挥部第一枪

  敌总指挥部设在章江门内原布政使司衙门(今省歌舞剧院),负责攻敌的是贺龙的第二十军,他们驻在基督教中华圣公会志道堂(今贺龙指挥部旧址)。他们与敌总指挥部,仅隔着一条西大街(今子固路)。因为叛徒告密,敌人提前做好了准备。开始敌人打算逃跑,探路的一百多人想从后门溜出去,可是到处都有队伍在运动,口令叫个不停,无奈又悄无声息地溜了回来,准备硬着头皮坚守。

  贺龙坐镇指挥部指挥,二师师长秦光远带领第三团前去攻打,可是打了一阵子还是攻不进去,部队伤亡不少。秦师长没有办法,向一师师长贺锦斋求援。贺锦斋是贺龙的堂弟,不怕死,会打仗,他亲自带领二营五连、七连上去。五连和七连武器装备好,是贺龙两把菜刀闹革命时参军的老兵,碰上啃不动的硬骨头,便动用这两个连去冲锋。

  敌警卫团大门对着一条两百余米长的小街,门前摆了六挺机枪,子弹就像泼水,顺着街道乱飞。贺师长有办法,他把队伍带到十字形街口,命令战士卧倒,抱着枪横着身子在街上滚。原来敌人的水机关枪只能平射,不能向下扫射。起义军打枪敌人也打枪,起义军停止射击敌人也停射,战士们就这样打打停停,滚一下停一下,两百多米的距离滚了一个小时。当滚到距离敌人只有十几米远时,贺师长乘敌人停枪的一会儿工夫,喊了一声“冲啊!”号兵吹起了冲锋号,“弟兄们,快跟我来!”

  贺锦斋一个急转身,带着五连和七连直扑敌总指挥部。他果断命令部队兵分两路,一路正面佯攻,一路由连长黄霖、副连长唐天际从两侧民房进攻,伺机翻墙攻进去。“火力,掩护!”贺锦斋大吼一声,一排手榴弹甩出去,机枪和步枪一起开火,敌大门口立时形成了成一道烟的屏障,战士们从地上爬起来,一齐向敌总指挥部冲了进去,吓得敌人惊慌失措,扭头就逃,六挺机枪被起义军剿了五挺半,只有一挺机枪的枪筒被敌扛走。

  起义军终于攻占了朱培德的总指挥部。就这样一个装备精良的警卫团,大部分人都做了俘虏,只有少数敌人从后门溜掉。第二天,被缴获的武器摆了一地进行检阅,然后一个连一个连地换上了“三八式”“汉阳造”等新式武器。

  进攻江西贡院的战斗

  敌王均的二十三团驻守在江西贡院(今苏圃路中段两侧),显然没有觉察出有什么异样,时间一到照样睡他的大觉。担任攻击任务的是叶挺领导的第二十四师七十二团,驻地离贡院只有百米的新建小学内。起义的枪声响了,团长孙树成疾步走向二营长说:“李营长,由我和你率领二营作为第一梯队立即出发!”百米远的路眨眼就被起义军官兵跨过,传来了冲啊、杀啊的喊声。

  教导队队长陈守礼,率领十几位学兵守卫团部。进攻的部队受阻,从贡院后门广场攻击敌人的连队,遇到了敌人的顽固抵抗。敌人整整一个团,一群接一群地往后门冲,李营长他们被敌人四面围住,情况万分危急。团长孙成树疾步跑来,“快,要师部!”他请求师部增援两挺机枪。战斗已经白热化了,把贡院的黑夜打成了白天。敌人从后门突围无望,又分头向团部右侧涌来,子弹像雨点般的向团部倾泻。

  面对蜂涌而来的猛烈炮火,隐蔽在沙袋后面的学兵有些心慌了,不由自主地往后退,阵脚一下子全乱了。陈守礼对大家说:“不准退!”他双手端着的枪管已经发红冒烟,还在连连向敌人射击。随着一声沉闷的枪声,一颗子弹打中了陈守礼的腹部,他慢慢地倒下去。两个学兵一齐冲到门口,把他半抱半拖地拉进了大门。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二营李鸣珂营长带着队伍冲了过去,将敌人打垮。战斗胜利结束后,贡院的墙头、房顶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一溜溜尸体,成群结队的俘虏在起义军战士的押解下,送到团部一旁的一个大坝子里,一会儿人便塞满了。

  最激烈的天主堂战斗

  离东南面城墙不远的天主堂和匡庐中学,驻扎着敌第六军五十七团。起义前夕,根据已经摸清的敌情和火力配置情况,起义军七十一团召集各营营长开会研究,决定由三营进攻天主堂正门,派一个连封锁后侧城墙,防止敌人翻越城墙逃跑。其余部队埋伏在松柏巷和匡庐中学附近围歼敌人。

  起义的枪声一响,天主堂内的敌人纷纷向外逃窜,刚跑到松柏巷就遭到了起义军的伏击,伤亡了六、七十人,只得龟缩在天主堂内负隅顽抗。敌人调集轻重机枪架在钟楼上,封锁了整个松柏巷。由于小巷太窄,又无法进行隐蔽,担任主攻任务的三营伤亡很大,队伍暂时被撤了下来。随后一支由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组成的先锋突击队,冒着枪林弹雨勇往直前,这时另一支起义军翻越城墙,从敌人侧后插了过来。三营先锋突击队一阵猛攻,硬是把天主堂的大门冲开了,战士们边打边喊:“我们是铁军,缴枪不杀!”敌人一听碰到了铁军,纷纷放下武器,举手投降。

  三营战士爬上钟楼,调转敌人的机松,向匡庐中学的敌人猛烈扫射。敌人抵挡不住,有的爬上城墙妄图逃窜,遭到了预先布置在城外的机枪扫射又缩了回来,最后不得不在中学操场上缴械投降。

  大校场的战斗最轻松

  敌二十四团团长萧胡子,在朱德的宴席上喝多了,迷迷糊糊地搓了几圈麻将,被副官搀扶着高一脚、低一脚,赶回了大校场的团里,发现什么事也没有,便倒在床上“呼噜呼噜”地睡着了。

  起义军却很忙碌。第二十军教导团侯团长在零点以后,悄悄地下达了开始行动的命令。一总队沿着校场外一条沟,运动到敌营西边正门前隐蔽;三总队担任迂回任务,沿墙外的护沟进至敌营东南方,在白天看到的几个缺口附近隐蔽;二总队除抽调一部分战士做预备队外,其余每人拿一条长凳子,隐蔽在敌我之间那条矮墙下,等待一、三总队动手后,将凳子一放越过墙去,从北面进攻敌人。四总队全是学生,他们不直接参加战斗,等战斗打响后助威呐喊,随后跟上去收缴敌人的武器。

  从江边文孝庙方向,传来了密集的枪声,侯团长下达“开始攻击”的命令。战士们一下子跃起,冲进了敌人的大院,冲进了敌人的营房,敌人几乎没作反抗,也来不及反抗,大部分敌人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好,就乖乖地呆在屋里缴了械、做了俘虏。到了这时,萧胡子才睡意全消,真正醒了过来,可是已经晚了,成为一名货真价实的俘虏。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Copyright◎2013 jxzx.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政协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大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