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江西政协新闻网 新闻门户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政协新闻网  >  文史资料

在丰城的知青岁月

编辑:舒涛    来源:光华时报     2018-03-30 16:24

  □ 杨月秀

  我至今还珍藏着一张记录当年去江西插队时在上海火车站告别父母远离上海时的照片。虽然已经过去47年了,但每次凝视这张珍贵的照片时,我还会从心里发出阵阵唏嘘、感叹!

  回忆起离别上海时的场景,至今历历在目。那是1970年3月24日的上午,我们一群不满17岁的孩子登上南下的列车,从此远离父母的呵护,奔赴未知的远方。班主任陆天元老师匆匆赶来为我们送行,我和同学邵龙英挤在窗口,身子向外探着和亲人挥手告别,陆老师用相机为我们留下了这张珍贵的照片。

  汽笛拉响,列车缓缓启动。坐了近20个小时的火车,第二天上午火车停靠在一个简陋的小站上,丰城县到了。远处是一座座的丘陵山包和田野,这里就是我们“接受再教育”的“广阔天地”。出站后县里安排卡车,把我们送到各自的公社,同班的同学邵龙英去了石江公社。卡车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行驶近2个小时后,终于在一个小集镇上停了下来。不远处有一幢二层砖木办公楼,门前挂着“老圩公社革委会”的木牌,我们插队的目的地老圩公社(今丽村镇)到了。我和范金枝、王慧琴、蔡井云4位分配在老圩公社城前大队东岸生产队。

  落户东岸生产队

  东岸生产队由谢家和甘家两个自然村组成,约170多口人。坐落在山丘边,不通电,不通公路,信息闭塞,外出主要靠两条腿,农作物主要是水稻,肚子基本还能管饱。

  队里安排我们落户在谢家村,居住的房子是砖木结构,外面是砖墙,里面用木板分隔成东西厢房。西厢房已住有一家三口,是当地下放干部。我们4个女知青住东厢房。

  第二天一早,队长带我们走了5里多路,去荷湖公社购买生活用品和生产农具,买了锅盆碗筷、蓑衣斗笠、扁担锄头。插队落户的第一个星期,忙于生活安排和适应新的生活环境,没有出工下田。这期间由队里安排派饭,轮流在老表家吃饭。

  后来我们自己做饭了,队里拿来很多柴木和稻草,还分了自留地给我们,上面已经种了些菜。我们买了十几只小鸡,养了一头小猪,开始了自耕自给的农村生活。分给我们的自留地由于缺乏经验,田里的菜缺肥少管理,吃了一茬少一茬。一天三顿饭缺菜少油,经常是白饭加酱菜,从上海带来的紫香大头菜和圆萝卜头成了美味佳肴。

  三次生病住院

  插队的第一年,由于生活环境差、水土不服及农村的强体力农活,加之体质较弱,我曾三次生病住院。

  1970年4月6日是我插队后的第一天出工。队里安排我们挑砖,活干了没多久,小腿感到疼胀,左腿膝关节以下又红又肿,已无法走路。队长知道后很关心,马上派人用独轮车载着我,送到离我村最近的荷湖公社卫生院。医生看了看我的腿什么话也没说,拿了把手术刀对着又红又肿的地方,一上来就划了一刀。住院后天天吃药、换药,前前后后折腾了我一个月。后来才知道是一个小小的脂肪瘤发炎,当时在上海随便找个地段医院医治,一星期就可痊愈,这也让我看到了当时农村医疗水平的落后。

  8月是农村“双抢”季节,连续的高强度农活我又扛不住了,生病发高烧几天不退,躺在床上人烧得神智不清。尽管农忙人手紧张,队长还是派了两个人用担架送我去荷湖医院。途中我在担架上迷迷糊糊睁开眼,见担架旁边都是水,老表趟着齐胸深的水把担架扛在肩上一步一步涉水过河。我感动不已,泪水模糊了双眼。原来前几天的大雨,把通往荷湖公社的木桥冲垮了。

  我第三次住院也是发高烧几天不退,住在老圩公社卫生院,吊了整整7天盐水,医生诊断我得了伤寒,住院8天痊愈出院。

  远离故乡的第一年,我就3次生病住院。期间,同学们赤脚涉水过河来医院探望和照顾,尤其是王慧琴同学像大姐一样地照顾我。队长和村里乡亲们也都给了我很多的关怀,这都给了我心灵上很大安慰。事隔47年想起往事,感激之心还会油然而生。感谢同学们殷切的关怀和爱护,感激善良淳朴的乡亲们。

  艰辛的农事劳作

  公历4月是农历三月,天气还很冷,俗语叫“倒春寒”,农村正是春插大忙时节。每天清晨天才蒙蒙亮,我们4个人穿着棉袄打着赤脚,顾不上洗脸刷牙,拖着疲惫的身体,就随着老表来到冰冷的秧田里拔秧。插秧既是技术活也是体力活,一排秧栽到头已是腰酸背痛。更可怕的是,大田里的蚂蟥特别多,特别喜欢叮我们女知青,我们被吓得惊慌失措。

  丰城农村种双季稻,7月下旬到8月是“双抢”农忙季节,时间长农事紧,加之炎日酷暑,就更吃力了。生产队为了抢收早稻和抢种晚稻,男女劳力全部出动,早晨公鸡未鸣就出工,太阳出来后晒得头昏脑胀,临近中午时又饥又渴。收工回到家里,急急忙忙开始做午饭,刚刚往嘴里扒两口,开工的哨子又响了,三口两口狼吞虎咽放下碗筷又出工。下午在毒辣辣的太阳下,我们和老表们一起劳作至天黑,一天下来已是筋疲力尽,回到家里还得做晚饭,吃好饭洗漱后倒头便睡。就这样拼着体力和韧劲,一天复一天直至“双抢”结束。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首古诗从小就倒背如流。但真正理解这首诗的深切涵义是在下乡之后,经受着寒风侵蚀和酷暑煎烤的田间劳作,让我了解了农村的艰难与农民的艰辛。

  难忘的教师经历

  1971年是插队的第二年,丰城县老圩公社(今丽村镇)城前大队东岸生产队通知我去队里的小学做老师。当时学校老师上课一口江西土话,学生都不会讲普通话,齐声朗读课文也是用土话。没有校舍,也只是将路边的一间破旧小仓库稍微整理了一下就成了孩子们的教室。学校里就一年级和二年级两个班,我接过教鞭,承担起两个班的教学。原来的老师只教语文和算术,上语文课不教拼音直接就教识字。我除了教主课还开了体育和音乐课,有时还穿插搞些文体小活动。对新开的课,学生以前从未接触过都很感兴趣,学生们明显比以前活跃。

  有一天,大队完小的邹校长通知我,要我准备一堂汉语拼音教学公开课,观摩对象是全公社小学语文教师。我感到突然,也觉得奇怪。后来才知道,原来公社教育干事张老师下乡路过我们村,听到村里传出一片朗朗的普通话读书声,觉得惊奇,还未听到过学生用如此标准的普通话朗读课文。他循声而来见我正在上课,站在门外听了一会,便离去了。为了推广普通话教学,因此决定举行这次教研活动。

  那天来了40来个老师,其中还有两位上海知青。凳子没那么多,有坐的也有站的,走廊里都站满了人。当时感到很紧张,一节课下来一身汗,至今回忆起此事,都不知道这节课是怎么下来的。

  冬去春来,夏逝秋至。近3年的教师生涯虽然时间不长,但是我插队生涯中的一段重要经历,其中有苦有累也有甘甜。1973年下半年,由于工作需要我被调到公社知青办,从此离开了教师岗位。

  大水冲了大学梦

  1974年,我在丰城县老圩公社(今丽村镇)知青办工作。这年7月,公社决定推荐我去上大学。这天来了通知,让我明天去县里接受上海有关大学举行的招生面试。接到通知后,我内心十分激动,难得有这样的深造机会,而且还是回日夜思念的故乡上海。

  当天下午,天空突然乌云密布雷电交加,顷刻间下起了倾盆大雨。第二天上午雨慢慢停了,水也开始退了。水退尽后,我回到住处,只见房间四壁残留着比我人还高的水迹,老圩公社去县里的公路因洪水中断无法通车。后来得知,因我没按时参加县里面试,其招生名额让其他知青顶替了。无可奈何,天不助我!洪水击碎了我的求学梦,让我失去了回上海深造的宝贵机会。

  9月初接到入学通知,让我去宜春卫校报到。我无语,只好认命,踏上了去卫校读书的路。一场洪水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我卫校毕业后一直在江西工作,后又调至江苏,退休后定居上海,人生划了个圆,少小离家老大回,最终又回到原点。回上海后,过着安享晚年的幸福生活,我很幸运,很知足,很珍惜。

  重返“第二故乡”

  2015年秋天,我回到了“第二故乡”——丰城县老圩公社城前大队东岸生产队。由于行政区域名称的变更,原老圩公社现改为丽村镇,原东岸生产队取消,划归根竹村委会。

  45年了,农村变化很大,真是“旧貌换新颜”啊!

  我走在那既熟悉又陌生的红土地上,边看边回忆,此情此景令人感慨。丰城市已是村村通公路,水泥路直达谢家和甘家村。到了谢家村,见村头那棵百年大樟树还在,经历了45年的风风雨雨,长得更加粗壮。

  村里的乡亲们都盖了新楼房,通上电、用上自来水,和城里一样用上了家用电器。村庄很整洁,路旁和我们城里一样放着塑料的垃圾桶。很多村民也用上了手机,开通wifi。农村早已不是45年前的交通闭塞、信息落后的农村了。村委会很重视孩子们的教育,学校盖起了新的教学楼,漂亮极了,里面有图书阅览室和活动室。学生们个个天真烂漫、活泼可爱。分别那么多年了,乡亲们居然还一眼把我认出,询问其他几位知青的情况,并一一叫出我们4位女知青的名字。

  根竹村委会甘书记一路上陪着我们边走边聊。金秋季节,一片片金黄的稻田丰收在望。我问甘书记:“现在农忙时,是否还是和以前一样?”他笑了,指着一大片稻田说:“这些全村的稻子我们2—3天就可搞定,‘双抢’时一个星期搞定。现在都是机械化,用插秧机、联合收割机,哪像以前你们在的时候都是靠人力。”

  重返旧地,往事历历在目、浮想联翩啊!当年朝气蓬勃的十六七岁的知青,如今都已成为“余晖阑珊夕阳”。当年我和成千上万的知青一样,经历了一场史无前例的上山下乡运动,这是历史的潮流。在这难忘的岁月里,我们既经历了人生的磨难和痛楚,也获得了人生的锤炼和感知,深深体会到了在异乡、在逆境中,朋友、乡亲们的人间真情。 (黄超 整理)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Copyright◎2013 jxzx.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政协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大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