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江西政协新闻网 新闻门户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政协新闻网  >  文史资料

曹雪芹的知己

编辑:舒涛    来源:光华时报     2018-04-24 09:50

  □ 王吴军

  清朝文学家曹雪芹写的《红楼梦》又名《石头记》,曹雪芹在最后近十年的时间亲自修订的《红楼梦》手稿,都题为《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曹雪芹为什么要提到“脂砚斋”?他为什么在这部书的书名中着重强调“脂砚斋”?这其中是有缘故的。

  首先要说的是,脂砚斋是一个人。

  翻阅脂砚斋评阅的《红楼梦》在其手稿的字里行间,写下了许多朱砂批语。脂砚斋的批注被称为“脂批”,这种抄本就是“脂本”,都是由手抄过录而成,全部以曹雪芹亲修手稿为底本,书页上保留着脂砚斋的朱砂批语。它不朽的价值就在于脂砚斋的批注,这些批注就像一把钥匙,总是在曹雪芹才思奔涌、故设迷局时,它就会把读者引向“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开阔之地,去领会字里行间的丰厚味道。

  在《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中,有两条临终绝笔似的批语,写在曹雪芹所题“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的眉端:“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尝哭芹,泪亦待尽。每意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瘌头和尚何!”“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甲午八月泪笔!”这两条批语明显是作者的未亡人的口气,由此可以看出,脂砚斋是曹雪芹的患难伴侣。

  曹雪芹的好友敦诚和敦敏的诗中说,曹雪芹死后有遗孀在世,她正是脂砚斋。脂砚斋在批注中指明,曹雪芹死于壬午(1763年)除夕。后来张家湾出土的“曹雪芹墓石”上确有“壬午”的纪年。那么,可以知道,脂砚斋在甲午年(1774年,乾隆三十九年)尚在人世,但却已是风烛残年。

  从脂砚斋在《红楼梦》中留下的诸多批语可以看出,脂砚斋和曹雪芹感情深厚,曹雪芹去世后,脂砚斋并没有停止对《红楼梦》的批注,她以不断批注《红楼梦》来寄托对曹雪芹的怀念。“余尝哭芹,泪亦待尽”,正是脂砚斋在曹雪芹去世后的悲苦心境。

  从《红楼梦》中的批语可以看出,脂砚斋应该和曹雪芹从小青梅竹马,脂批中许多言辞可以看出这一点。比如,《红楼梦》中写到史湘云设螃蟹宴,宝玉叫拿合欢花浸的酒来喝时,脂砚斋批道:“作者犹记矮幽舫前以合欢花酿酒乎?屈指二十年矣,叹叹!”曹雪芹写史湘云住处有合欢花酿酒并非凭空虚构,而是以二十年前他和脂砚斋曾一起酿制的童年往事写成的,曹雪芹不但没有忘记这温馨的童年往事,还把它写进了《红楼梦》,留下一段永远美好的回忆。脂砚斋对此也记忆犹新,足见她和曹雪芹之间青梅竹马的情愫。

  在《红楼梦》的第一回甄士隐家被烧时有段眉批:“写出南直召祸之实病”。所谓“南直召祸”,应是入狱和抄家之祸。曹雪芹了解脂砚斋的身世,脂砚斋对南直召祸的隐情更是一清二楚,所以才有了这样的批注。“南直召祸”直接导致了家道衰落,导致了脂砚斋的身遭离乱。对于这段令人伤痛的往事,脂砚斋耿耿于怀,多处流露,她第十三回在“一日倘或乐极悲生,若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语”句上批道:“树倒猢狲散之语,今犹在耳,屈指三十五年矣,伤哉,宁不恸杀!”抄家之后,七零八落,一片萧条,发出“树倒猢狲散”的感叹,在情理之中。

  脂砚斋有一条批注说:“凤姐点戏,脂砚执笔事,今知者寥寥矣,(宁)不悲乎!”说明脂砚斋不仅确是女子,她还曾在大观园里生活过。当曹雪芹写到“就是后一带花园子”时,有一段问答式的批注:“‘后’字何不直用‘西’字。”“恐先生堕泪,故不敢用‘西’字。”显然是脂砚斋在问,曹雪芹在答。看来,脂砚斋早年曾住在曹家的西花园。

  曹雪芹对脂砚斋很是尊重,脂砚斋与曹雪芹感情深厚。脂砚斋是曹雪芹生命的最后十年中亲密无间的伴侣。因为,曹雪芹每修订一次红楼,就将它交给脂砚斋批阅,脂砚斋对红楼中的处处描述,都如同和曹雪芹一起经历着或经历过,脂砚斋在批注中对红楼描述的事件原型非常熟悉,令人惊叹。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处处设置迷局,脂砚斋在批语中处处揭谜,这似乎成了曹雪芹和脂砚斋之间的一种愉悦的默契。在两个人同甘共苦的生命时光里,在“举家食粥酒常赊”的悲苦生活中,这似乎是唯一的情趣。正是如此,“脂本”的《红楼梦》的价值才难以估计。

  历史上,曹雪芹祖母李氏的娘家兄弟是苏州织造李煦,李煦的孙女李兰芳,童年时和曹雪芹在南京一起生活。后来,李兰芳历经抄家之变,流落市井历经被变卖等磨难,曹雪芹迁居燕京,家道再次败落之后,他和李兰芳“遇合”于“燕市”,并结为夫妻。

  在《红楼梦》中的脂批有苏州方言,据此可知,脂砚斋确是苏州人,那么,李兰芳就应该是扑朔迷离的脂砚斋了。第十三回针对凤姐治理宁国府“五病”,脂砚斋批道:“旧族后辈,受此五病者颇多,余家更甚。三十年前事,见书于三十年后,令余悲恸,血泪盈面。”可知脂砚斋在三十年前生活在豪门,后遭变故。甲戌年为1754年(乾隆十九年),往前推三十年,为1724年(雍正二年)。雍正二年的时候,曹家尚未被抄家,因此,脂批中的“余家更甚”,显然不是指曹家,而是指脂砚斋自己家中“树倒猢狲散”的伤心旧事。

  曹雪芹在乾隆甲戌(1754年)、丙子(1756年)、已卯(1759年)、庚辰(1760年)四次修订了《红楼梦》,也就是现在能看到的《红楼梦》的前八十回,后书部分当时业已完成,但是,脂批说这部书的后书部分不幸被借阅迷失。曹雪芹于乾隆壬午(1762年)年除夕“泪尽而逝”,无法再把后书补完,实在是千古憾事。《红楼梦》四次修订的书稿只有八十回,其中丙子和已卯两版脂砚斋没有落批。这四个本子都是传世至今的抄录本的底本,早已遗失。

  《红楼梦》一书凝聚了曹雪芹和脂砚斋无尽的忧欢。也许正因为如此,脂砚斋在临终前才流着泪写道:“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红楼梦》中脂砚斋以七律形式写过这样一条批语:“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其中“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更是脍炙人口,被经常引用。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Copyright◎2013 jxzx.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政协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大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