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江西政协新闻网 新闻门户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政协新闻网  >  政协文化

屋顶上的岁月

编辑:舒涛    来源:光华时报     2018-08-10 10:16

□ 刘思来

  小时候,我喜欢爬到屋顶上去。那时的我,调皮又捣蛋,因而不知挨了多少棍子。每次挨打后,我便爬上屋顶,如同历经沧桑的小大人,安静地看着远方。儿时眼泪虽多,去得也快,流云、晚霞、或下滑的夕阳,总会把我吸引过去,破涕为笑,屡试不爽。

  长大后,对事物的好奇心越发强烈,懵懂之中,萌生好奇,山那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呢?太阳落到山那边去了,晚霞也总是在山那边消失,风也吹向山那边。山那边得有多大啊,于是我问母亲。母亲反问道:“作业写了吗?”“没有,没有写作业去!”母亲吼道。上学后,才从老师那里得知:山那边是城市,人们住着亮堂堂的房子,不用下地干活,出门就是学校,路灯比我的脑袋还大。我非常好奇,这世上居然有不用下地干活的地方,人们吃啥啊?

  夏天的黄昏,我在屋顶上躺着,听林间的蝉鸣。凉爽的风从远方来了,摇了几下树叶,又去了另一个远方。太阳就像妈妈烧菜一样,将流云烤成了晚霞,金币般的剪影,慢慢滑下山峦。山的轮廓逐渐明朗起来,这时候我才发现,故乡就像一口巨大的锅,把乡亲们世世代代围在里面。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从不抱怨,安静平和,宛若世外桃源。当然,乡亲们也从未出去过。黄昏静谧的时光,渐变浮动的云彩,使山那边的世界更加神奇。

  后来,我终于如愿以偿,走出了大山,考上了大学,领略了山那边完全不一样的世界。记得学校操场旁是高高看台,成了我常去的私人屋顶。每当午饭后,校园里总是播放着优美的广播声。我站在看台上,看着操场上的行人变成移动的小点,看着四周一望无际的平原,如同大海般,总给人一种想出去闯一闯的冲动。高铁像一只在热锅上的毛毛虫,在巨响中慌张地奔向远方。远方,一生追逐的远方,似乎永远没有尽头。我的远方,成了别人的故乡,而想方设法要离开的故乡,也成了我的远方,那道起起伏伏的乡愁,总是疯狂生长。难怪有人说,每一个疲惫的远方,皆诗意他乡。

  黄昏的时候,站在屋顶上,突然感觉无比的孤独。儿时眼泪多,却不懂何谓愁,长大后眼泪越来越少,愁却多了起来,就像故乡那个不说话的山峦,蜿蜒到视线的尽头。这些愁绪在年龄的季节里,定时的开花,发芽,伴随了我的生活。有人说,成长是一个过程,于我而言,成长就是一瞬间的事。毕业那年的某一瞬间,我的成长胜过了前几年在校的总和,无端的愁绪,变成了感恩之心、责任和对未来的向往,这些年龄季节里的果子,带我到另外一个远方。

  屋顶上的那些岁月,是一个大山里的孩子成长的印记和灯塔……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Copyright◎2013 jxzx.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政协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大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