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江西政协新闻网 新闻门户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政协新闻网  >  政协文化

跟着母亲去卖粮

编辑:舒涛    来源:光华时报     2018-09-11 09:50

□ 熊斌

  上世纪80年代初,农村打破了“大锅饭”,家家分到了责任田,我家人多,有近10亩地,每年打下的谷子不但使我家摘掉了生产队时口粮“透支户”的帽子,而且除了交公粮,还有些余粮可卖。

  我第一次参加卖粮是读师范一年级的时候,那年为了一家人的生计,父亲去了百里以外的地方打工,家中的劳力除了母亲就是我。因为几个弟妹都上学读书了,每年的花销不少,为了省几个车费,15岁的我与母亲就决定用板车拖着稻谷去粮管所卖。记得那天天没亮,我与母亲早早吃了饭,带上一壶水,轮流拉着一板车谷子艰难地往乡粮管所跋涉。当时的乡村公路大多是坑坑洼洼的沙子路,一路还有不少坡,我们的板车超负荷装了千多斤,到又长又陡的上坡路前,我和母亲必须做好全身用力的准备。先是远远起好步,前面拉的我咬紧牙关,双手用力拽紧扶手,斜挎着拉绳的右肩努力向前拱,脚下像听到起跑枪响的运动员一样拼命地向前跑,车后侧的母亲低着头攒足劲身体几乎是倒在车上一样猛力推。好不容易拉上一个坡,我和母亲会停下来稍微休息一下,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上坡下坡也是一样的道理。下坡时因为板车载的粮多,惯性大,前面拉的人不能拉,要用劲抓住扶手,身体微微后倾,脚下向前跑时要用力往后刹,后面推的人变推为拉,两人要相互配合好,一不小心很可能弄伤人。一路上,母亲都不放心我拉车下坡,凡碰到长而陡的下坡路母亲就会抢过扶手亲自拉。六七里的路程,我和母亲拉拉停停了一个半小时才走完。待到乡粮管所时,天色还是灰朦朦的,不过那里已经非常热闹!轮到卖粮的农民朋友早已来了不少。看到这阵势,我和母亲顾不得停留,赶紧将板车拉过去,紧靠停在先来的卖粮队伍后面。坐下来长出一口气,静静地等着天亮后粮管所工作人员来上班……

  8点过后,才见验粮人戴着草帽,搭着毛巾慢悠悠地走来,这时等候的大伙才会喜悦地松一口气。验粮人进场后,马上会有不少人拥上去,敬烟的、拉客套的、陪笑脸的……不过好像这一切都打动不了他,卖粮的群众全都得看他的脸色行事,尽管你的谷子晒得很干没有秕谷,但只要他一不高兴说:“不行!”你就得重新去扇过、晒过,更严重的则要拉回家再换过谷子来卖,被罚去重扇、重晒的人忙乎一阵后,只好排到卖粮队伍的后面,甚至要到第二天才能轮到卖了。也许看到我们拉车的不容易或是验粮人当时心情好,我和母亲拉去的谷子总算验过了关,拿到了可卖单。之后,我和母亲将板车上的粮全部卸下码好,板车移到边上,码好的粮再分步搬到磅秤前。还好这时邻近的卖粮人大多会主动伸手相帮。称完粮,扛着一袋袋谷进粮仓对我来说是最高兴又最难过的事,高兴的是意味着卖粮就要顺利结束了,难过的是里面灰尘太大,每扛进一袋谷倒时我会不停地打喷嚏。不过拿到了可以结账的单据,我才感到精神好点,可喜的是那天结账,我们拿到了除公粮外的90多元钱,这对我家来说可是一大笔收入呀!记得我和母亲一直空着肚子走回了家都不觉得饿!后来这些钱母亲用来买了化肥、农药和种子,还交掉了村里的农业提留,我和弟妹们开学报到也没有再去借钱。

  再后几年,自己师范毕业参加了工作,家里条件略有改善,不过年年还得交粮,不妙的是粮价一直在下跌,检验员亦发显得神气!为了卖粮能轻松简单些,被逼无奈的我还常常悄悄地去走了好几次亲朋好友帮忙的“后门”。

  进入上世纪末,粮食政策放开,私人粮食加工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兴起,粮食个体户走村串户,粮管所的工作人员也放下了昔日的架子,变以前的送粮到现在的上门收粮,农民朋友少去了许多往日卖粮的辛苦!现在家中虽然没有种田了,但昔日卖粮的苦与乐仍难于忘怀。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Copyright◎2013 jxzx.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政协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大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