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江西政协新闻网 新闻门户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政协新闻网  >  政协文化

领道的“老司机”

编辑:舒涛    来源:光华时报     2018-09-11 09:51

□ 赵同胜

  他年长我三十多岁,应该算是我的父辈了,可一来二去,我们却成了无话不谈的莫逆之交。这多少让我有点始料未及。他姓赵,我也姓赵,他是老赵,我自然就是小赵了,别人大多也是这么称呼我的,可他不,他嘴里喊的是“同胜”,亲切自然,一如我的家人。

  我拿着平生写的第一篇新闻稿站在他面前时,心里很忐忑,递稿子的手也跟着发抖,似乎能清晰地听到稿纸发出的哗啦声。他没咋瞅我,一把将稿子拿了过去,戴上老花镜,看得极为专注。我微微低着头,不敢正眼看他,胸中缀满了不安。稍顷,他抬了一下眼,轻描淡写地说了声“放下吧”,再无言语。我有点不知所措,一扭身,逃似地离了那间屋子,像是刚偷了东西的贼。那年,我20岁。不知搭错了哪根神经,文字功底奇差的我,鬼使神差地迷恋上了新闻,千方百计想过一把“土记”瘾,巴望着充当一回“无冕之王”。

  我似乎已经预感到了稿子的命运,刚刚涌起的热望一下子又回到了冰点。看来我真的不是“这块料”。他是县广播站的编辑,在省市的报纸上隔三差五能看到他的名字,他像神一样立在我的心里。可我头一眼看到他的表情实在太过冷峻,有些受之不住,便不想再与新闻为伍。我在心里打了退堂鼓。

  接到那个电话时,我正百无聊赖,他冷不丁报出姓名,吓得我一激灵。他说我那篇稿子编发了,要我注意收听,还特意用语言的逻辑重音再三叮嘱我莫忘播出的时间。清楚地记得我当时失态了,先是“啊”地一声大叫,接着就是语无伦次的呓语。但我确信了这不是梦,掐了一下胳膊,真的很疼。

  那之后,我成了一贴“膏药”,粘住了老赵,不懂的就问,不认可的就和他理论,也不管他嫌烦不嫌烦。而此时的老赵,早已不再冷峻,和我说起新闻来滔滔不绝,脸上的表情每一个纹理都舒展成了笑意。他说,写稿就像开车,只要把握好了方向盘,即便路途再艰也不会跑偏。我心里嘀咕,老赵还真像个“老司机”,生生把我领上了道儿。

  大概三年后,我写他编的稿子获得了全省好新闻奖,这对一个县级新闻单位和我这样一个“土记”来说,都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老赵手摇着大红的获奖证书,天真得像个孩子,而我故作镇静,不露声色,其实心里早已波涛汹涌。一幅有趣的老少图,两颗执着的记者心。那画面定格在了我的记忆里,每每想起都会笑出声来。

  二十二年前,我离开了小城,来到了现在居住的城市,就很难见到老赵了。而今,老赵已是耄耋老人,我也成了年过半百的“老司机”。期间,我的新闻作品曾获《人民日报》金奖,文学作品亦屡有奖项进账,也算小有成就。可在老赵面前,我不敢拥有“老司机”的名头,必须是在屁股后边跟车的那个。话一出,老赵笑得前仰后合,手一扬,杯中酒一饮而尽。老赵年轻时曾做过大手术,身体保养得这么好,不知是否和新闻的滋养有关,他手里的“方向盘”,不光能驾驭文字,还能驾驭生命。

  老赵就是我人生中领道的那个“老司机”,能得到老赵的真传,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Copyright◎2013 jxzx.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政协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大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