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江西政协新闻网 新闻门户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政协新闻网  >  政协文化

烟雨青苔

编辑:舒涛    来源:光华时报     2018-10-09 09:33

□ 任随平

  苔是青苔,雨是烟雨。一袭烟雨,几处青苔,明灭在青瓦墙垣间,驻足,让人心生出几分明丽的欣喜与诗情。

  秋日细雨,多是飘飘渺渺,如缕如烟。

  雨大多从晨间飘起,出得门来,兀自而立,远处的山峦间烟岚迷蒙,腾挪翻滚,从山巅到山脚,弥弥漫漫,浓郁时抱成一团,徐风起时又袅袅娜娜地散淡开来,但就是不肯化去,丝丝缕缕间挂牵着,撕扯着。不几时,便化成如烟似雾般的雨丝,斜织着从远山弥漫下来,缓慢中随了徐风漫过河岸,漫过桥栏,漫过村头巷尾,将一张雨帘铺展在青瓦高树的村庄深处。

  这雨,一下便是几日,像一帘薄纱披在村野四合。

  墙院上的瓜藤,牛羊的圈舍,房前屋后直立着的即将干枯的草茎,一切物事都浸润在细雨的洗礼里,寂寂然,悠悠然,潮润着,迷离着。人们虽则少缺了平日的繁忙,却也在零零散散地忙乱着,牛羊唤草了,穿过庭院随手提起背篓添加一槽草料,后院的鸡群咕咕叫了,随手撒给几把谷物,总之,雨是不停地落着,人也在不停地走动着,但这其间,没有人特意戴上草帽,抑或穿上雨衣,毕竟秋雨迷蒙,却不像夏日里雨势滂沱。于是,断断续续三两日,田间地埂,房前屋后,整个儿地浸润在一片潮潮润润的雨意里。

  闲暇时,便有耐不住寂寞的人儿三五合围坐在门前的槐树下,聊天抑或做手工活。猛然间,不知谁喊出了声,“青苔,墙台上的青苔”,惹得三五人凑上前去定睛看着。青苔,确是青苔,这绒绒的绿苔悄无声息地葳蕤着,清新,明丽,绿意浓郁,绒毛间落着雨滴明亮的颗粒,晶晶亮亮,圆圆润润,似乎绒毛间被谁无意间拧亮了的电珠,耀人眼,惹人喜。若是有顽皮的孩童,背了大人猛然间抠出指甲片样的一片来,放在手心里端详着,品玩着,似乎这青苔就是村庄养育的金币,被墙院暗藏着,不被人们看见。于是乎,半天的时间里,孩子们手中全都在玩着,喜乐着。

  其实,在我童年的时候,我也是对此物心存感念。及至秋日雨过天晴,墙角处的青苔枯了,我们便会轻轻地掐了绒绒的苔丝,拿了纸页,撕成细长条,将这苔丝当作烟丝一般卷起来,躲在墙角恣意地抽,所谓的自制卷烟。其实,抽不了几口,便被呛得泪眼迷蒙,只是这迷蒙的泪眼中多了一份童真和自由,肆意和无忌。

  若是雨落得久了,即便是趴在窗台边,透过木格窗棂望向对屋的瓦楞,也能看到青灰的瓦楞间生着厚厚一层青苔,绿意浓浓地鲜亮着,一格一格,像母亲精心抔起的菜畦,绿绿然,静静然。雨水缓慢中穿过成片的青苔,悠悠地流着,从瓦片间滴落下来。这时候,屋脊上总少不了几只麻雀,它们总是贪恋人家的屋顶,尤其是在炊烟袅娜的午间时分,叽叽喳喳地跳跃着,聒噪着,突然间,就有鸟雀将这苔丝啄起来,左冲右突地甩几下头,将苔丝甩散开来,却并不啄食,事实上,这苔丝又怎能是它们的美食呢?于是,木格窗棂间的人笑了,笑了,也不惊动鸟雀们,毕竟,这样的情景你我是见不得几眼的。

  烟雨青苔,青苔烟雨,迷迷蒙蒙的秋雨里,村庄就是一幅画,这画幅里,有你童年的笔墨,亦有我暗夜灯火明灭里的牵念和遐思。

  秋意渐深,青苔渐浓,浓浓郁郁里,让我们赋就一首烟雨青苔的小诗。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Copyright◎2013 jxzx.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政协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大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