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江西政协新闻网 新闻门户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政协新闻网  >  政协文化

一条河的源头

编辑:舒涛    来源:光华时报     2018-10-09 09:36

□ 漆宇勤

  “家住安源萍水头。”

  在这个当年风靡全国的京剧唱段里,萍水头可以被理解为萍乡安源的任何一个地点。但当我想要寻找这条名叫“萍水”的河流确切的“头”,却似乎犯了难,为此我请教了不少朋友和专家。

  当我终于将滋养着这个城市的母亲河给准确识辨出来,也对这条河流的源头产生了兴趣。很显然,福田河与其他支流的源头都不是正宗的源头,它们只是一棵树的枝条,而非树干。但萍水河从不计较这些,它只顾着顺从自己的心意日夜流淌。

  有人说,没有大江大河的城市都不够完美。仿佛缺少了一条阔大的河流从家里经过,就少了点什么似的。缺少的那一部分,是水的灵动和氤氲吗?但江南从来不缺河流,缺的只是大河流而已。萍水河不够大,没能给我和这个城市弥补这种遗憾。

  江西的五大河流是赣江、抚河、信江、饶河、修河,而萍水河,甚至称不上五条大河中任何一条的支流。萍乡中部是洞庭湖水系和鄱阳湖水系的分水岭,一城之水各奔东西。全市五条主要河流,袁水、莲水流入赣江,东奔鄱阳;而萍水、栗水、草水,则注入湘江,西去洞庭。萍水河外向,胸怀着到更广阔天地去看一看的理想。

  在萍水河溯源至杨岐山诸多溪涧中却无法详知的一条之后,我没有继续去探寻。这众多的毛细根都是萍水河的根系,至于哪一条最远,已经不重要了。

  我转身沿着河流往下游走。这一次,我亲眼见到了一路上福田河、楼下河等诸多支流逐渐汇入主流,让萍水河越来越宽阔。水量越来越充沛的萍水河绕行了大半个萍乡地域,到了萍乡城,再往湘东,最终注入湘江,流入洞庭湖。过了湘东之后,萍水河就被称为渌水。最后,渌水成了湘江,湘江投入洞庭,洞庭呢,也不过是长江这根腰带上的一颗珍珠罢了。

  水名的无常,正如水势的无常,其实自有其情感因素在内。对于河流,沿途的每一处人家几乎都觉得天然的亲近,都想为它打上自己的烙印,在自己的地域就给它一个亲切的地域化小名。

  对于曾经逐水而居的人们来说,河流除了滋养家园之外,也是交通的主要出路。据说我们的祖辈几乎人人都关涉船行的经验。萍水河的过往,也曾有十余吨的木船往来不绝,成为联通湘赣的重要水上通道。沿着水流,一船船的日用品从遥远的地方泛舟而来,一箱箱的爆竹和煤炭奔着远方而去。无论是爆竹还是煤炭,都是属火的物品,这一次,水火不相争,它们借助着水的力量行走到了更远方。

  我找了一个傍晚,站在夕阳下的萍水河边想象那些舟楫繁忙的时代和场景。靠着这样一条河流,沿途适宜泊船的地段慢慢就成了人员往来密集、货物上下频繁的码头和集镇。地名志上说,萍乡很多带有“市”字后缀的集镇就是由此而来。

  有了水运,货物也就有了互通有无的可能和便利。灾年里,下游逆行而来的一船大米就是满城米价平抑的希望。而换米的,可以是土产的夏布、手工的爆竹。有一个灾年,萍乡乡贤文廷式就曾与官办的企业顺利完成了以煤易米的大宗交易。以此为契机,萍乡的煤炭进一步被近代洋务运动的主将张之洞、盛宣怀所了解。此后不久,他们终于争取到清政府同意,在萍乡安源创办了萍乡煤矿并进一步与武汉的汉阳铁厂、大冶铁矿融合,成为当时亚洲最大的钢铁联合企业汉冶萍公司。

  煤矿初建成时,萍水河上的舟船几乎是络绎不绝。但是浅浅的河水载不动一个国家铁厂所需的能源。最终,煤炭运输的迫切需求在萍水河边催生了当时江南地区最早的铁路株萍铁路。从此,萍水河少了几许负重,但也少了几分端庄。曾经繁忙的码头,渐渐生起青苔、杂草,终于荒芜废弃。

  当年那些依靠码头生活的人们,面对河面的舟船一天天减少、终至最后一条船离开后再不回来的景象,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他们知道,一去不返的船不仅仅因为铁路的便捷,更因为萍水河水量的减少,再承载不起一条船庞大的身躯。我站在仅剩轮廓依稀可见的旧码头,极目远眺,仿佛想要找回在时间长河里消失不久的舟船,找回不知不觉间变瘦的萍水河失去的那一部分丰腴之水。

  我想到了水生态这个词语。水流的减少不是一夜之间完成的,一条河流立体和纵深关联着的一切都无法幸免也都没有独善其身。

  接下来我追寻到了一条河流的源头。可是源头似乎也只能面对着我的追问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源头也在追寻自己的源头。

  一切的指向最终回到了草木。回到了山上的草木,回到了沿河两岸往外延伸的草木,回到了河流之下的草木,以及草木中畏畏缩缩的鱼蟹虫豸。

  要恢复一条河流的荣光和丰腴,也必须循着它的脉络去找寻草木的源头。这两年来,我的工作岗位似乎与水资源有了某种关联。借由这种关联,我们将工作的重点偏移到了为水生态环境的鼓与呼之上。

  既然想到了水生态文明,首先想到的自然就是对本地饮用水水源地涵养与保护进行一番调查。接下来从河流的源头往下,先要杜绝沿河汇入的污水,再要增殖水里的鱼虾,丰富水生物资源;然后呼吁全面禁止毒鱼、电鱼和无序养殖破坏水体生态。这些就是我们这几年参政议政的重点了。

  我们没有忘记,为一条河流的源头增加更多细微的源头,在日渐葱茏葳蕤的草木间涵养水源。我们没有忘记,给一条河流增加水草丰美的河湾湿地。从河流的源头出发,萍水湖湿地、陈家湾湿地、双月湾湿地,一路都在想办法让河流歇一歇喘口气,将湿地还给河湾,将水草还给水鸟,将一条河流与它的源头紧紧系在一起。

  我相信,这一切,已经准确地遥遥指向了一条河流重新变美变丰腴的源头。这一刻,我看见一条河里的亿万个源头张开小嘴在呼吸吐纳。它们蓄足了力气,准备在河流的源头为它的十万里征程壮大声势,谋划一个波光潋滟清凌凌的梦想。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Copyright◎2013 jxzx.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政协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大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