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江西政协新闻网 新闻门户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政协新闻网  >  政协文化

别了,古茶亭

编辑:舒涛    来源:光华时报     2018-12-04 09:55

□ 汪稳生

  茶亭在徽州,在婺源遍布,过去没有大马路,走的都是青石板铺的古驿道。有“五里凉亭,十里茶亭”之说,给挑担的、赶路的、拉独轮车的带来了便利。我生活在县城的郊区,上时节七、八十年代做饭没有液化气,靠烧柴火,粗细都行,那年代的老虎灶总是烧不够。柴、米、油、盐、酱、茶、醋,每天早上醒来最重要的就是柴,没有柴就做不了饭。因此打柴就成了父母亲指定我们务必要做的事。打得柴大多是丘陵上的灌木,带上镰刀、柴担,把砍下的灌木用竹藤或山藤扎紧,柴担两头挑着回家,很辛苦也很累,常常不能按时吃早饭、中饭。

  上山去打柴,来回要走十多里的山路,都是肩挑着回家,常常要把柴火停在路边歇上几次,喝点水缓缓气。在我们打柴山路上,就有一个古茶亭,这地方叫枫树坞,有株粗大的枫树,可能就是因枫树而得名的了。这地方是个交叉路口,住着一户人家,家里的茶水是免费供人喝的,边上有一个较大的凉亭子,依山而建,两边有坐板供人休息。我们把柴火从山上挑下来后,就在那里喝茶。记得盛茶的是个木盆,有盖子,边上有碗,先用竹筒将茶水舀在碗里喝。因为人多,常是茶水喝得见底。主人知道后再烧。听说这个茶亭是孙家村人建的,茶亭的最里面就是孙家村和程家村。孙家要种的田大部分都在茶亭周围的山里。因为打柴太累太渴,平时喝得最多的是泉水,冰凉冰凉的解渴。但茶亭的作用也是不可忽视的,南来北往的人太多。10来岁跟大人上山打柴时就看到青板面上都有个凹槽,那是独轮车的车辙。听老人们讲,那是乐平佬推独轮车运货物留下的车辙,那车子轱辘不是现在橡胶做的,是木制,车轱辘外加一层铁皮,加上重量大,对路面的青石板磨损大。乐平因处赣东北腹地,西毗鄱阳湖,经济繁荣,地方富庶,有部分粮食、布匹、干鱼等水产品贩运到婺源这边来销售。运输工具就是人力独轮车,走的是古驿道。茶亭、凉亭就是歇脚的地方,当然含有婺源当地人。解放后,随着公路的发展,交通运输方式发生了变化,婺源当地人再也看不到那些独轮车了。走古驿道做生意的越来越少。茶亭成了当地村民种粮、运粮、劳作歇息的场所,为我们这些邻村来打柴的山民提供了便利。

  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茶亭边的泥巴路变成了宽敞的水泥路,大卡车都能开进去,村民出行方便多了。打柴填老虎灶做饭的时光渐渐远去,因为这时期,液化气灶已经开始普及,乡里人都称“煤气灶”,用上这个真方便,无油烟,厨房里干净卫生,又省事。只有少数人家冬季里烧一下大灶,因为老人怕冷,能铲点炭火暖手脚。这样茶亭也冷清了许多。听说原来住在茶亭里的那一家人,因为子女外出打工赚了钱,在县城里买了房子,他们离开古茶亭有些潮湿的老屋,搬进了新房。这是最后一户人家搬离的,之前住茶亭的那一家子也走了。茶亭里老屋已倒塌,不再有人烧茶水,但相邻的凉亭还在,被耕作的农人存放打谷机之类的物件。偶尔也有过路人进去休息一下。

  跨过21世纪后,特别是最近几年来,通往古茶亭的道路两边盖起了楼房,白墙黛瓦,高高的,十分漂亮。枫树坞茶亭的左侧,两山之间架起了一座水泥钢筋大桥,那是朱熹大桥,紫阳大道过道,直达思口镇。虽然古茶亭那种静谧的氛围被异化,但毕竟离现代化的脚步近了。城市规划的设计蓝图已把这里圈入。左边的工业园区正要向这里扩展,五环路建设要从这里经过。原来打柴的山头沟壑被推平。时下,那古老的凉亭早已荒废,长满了杂草,虽然墙面还在,但不能给人避风挡雨。一位在茶亭不远处种菜的村民告诉我,这里原来的道路、山田、水渠、空地将旧貌换新颜。

  以另外一个画面出现在世人的目光里,唯一能让人唤起乡愁记忆的就是高耸入云的枫树,它会高傲地告诉你古茶亭悠久的历史,曾经有过暖人的故事。明代诗人许仕叔咏赞婺源茶亭曰“乃知一饮一滴水,恩至永远不可磨”。

  别了古茶亭!“人间正道是沧桑”,谁人不感叹婺源今日之变化。随着社会进步,科技发展,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有着别样的不一般的风景,“沧海桑田,四十年巨变,沉淀下来不变是儿时的记忆和那一缕淡淡的乡愁。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Copyright◎2013 jxzx.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政协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大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