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江西政协新闻网 新闻门户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政协新闻网  >  文史资料

韩愈在袁州第一文

编辑:舒涛    来源:江西政协报     2019-08-13 09:59

□ 彭家贵

  元和十四年(公元819年),韩愈因谏迎佛骨而触怒唐宪宗,旋即被贬为潮州剌史;岁末又一道圣旨下到:于其年十月二十五日准例量移袁州。于是,韩愈离开他倾注了心血的潮州,在元和十五年(820年)闰正月诚欢诚喜就任袁州剌史,开始了历时9个月主政袁州的历程。

  韩愈在袁州勤政为民,大兴书院,倡导务实文风,而今宜春城区的昌黎路、昌黎阁、昌黎书院等,都是为纪念韩愈先后兴建。不久后,韩愈凭出色的教功政功重获升迁回到了京城长安。韩愈在宜春写就了很多文章,而第一篇文章,却与唐朝另一位文化大家柳宗元有关。

  柳宗元追随“二王”(王侄、王叔文)成为革新派重要骨干,可惜永贞革新很快遭受失败,柳宗元被贬出京。他在永州呆了10年后,才迁任柳州剌史,于元和十四年此时,冬卒于柳州任中,享年47岁。

  韩愈正从潮州经水路赶赴袁州途中的驿站里,刘禹锡大年初一从衡阳州府发出的信函,告知柳宗元已病逝于柳州,同时转达柳宗元弥留之际托孤幼子、嘱写墓志的遗愿。闻听噩耗,韩愈两眼发直,心如刀绞,双腿打颤险些跌倒,半晌后嚎啕大哭,泪雨滂沱。因伤神过度染病在身不便起行而在浈水地界滞留了几日。抵达袁州后,韩愈第一时间吩咐随从在后衙设立柳宗元牌位,日夜供奉香火食品;发动全家,让侄孙韩滂磨墨铺笺、夫人卢氏执灯添芯,在追忆交往的点点滴滴和伤情别离的泪光中抱病继晷焚膏挥笔写就《祭柳子厚文》,其内容是:

  维年月日,韩愈谨以清酌庶羞之奠,祭于亡友柳子厚之灵:

  嗟嗟子厚,而至然耶!自古莫不然,我又何嗟?人之生世,如梦一觉;其间利害,竟亦何校?当其梦时,有乐有悲;及其既觉,岂足追惟。

  凡物之生,不愿为材;牺尊青黄,乃木之灾。子之中弃,天脱馽羁;玉佩琼琚,大放厥词。富贵无能,磨灭谁纪?子之自著,表表愈伟。不善为斫,血指汗颜;巧匠旁观,缩手袖间。子之文章,而不用世;乃令吾徒,掌帝之制。子之视人,自以无前;一斥不复,群飞刺天。

  嗟嗟子厚,今也则亡。临绝之音,一何琅琅?遍告诸友,以寄厥子。不鄙谓余,亦托以死。凡今之交,观势厚薄;余岂可保,能承子托?非我知子,子实命我;犹有鬼神,宁敢遗堕?念子永归,无复来期。设祭棺前,矢心以辞。呜呼哀哉,尚飨!

  成稿后即刻由书吏细心装封随复函寄出,草稿不舍丢弃而悉数置于柳宗元牌位前供奉。祭文和稍后推出的《柳子厚墓志铭》,都堪称韩愈不朽的经典之作。

  韩愈在《祭柳子厚文》中表达了深切的哀悼和怀念,极力称赞柳宗元文词之美,对柳宗元材不为世用、道不行于世鸣不平,并允其所托,字句勤勤恳恳,宛如面谈。祭文共4段,只字未提柳宗元的政绩,仅哀叹柳的高才被弃和自己的感同身受,盖因作者还要为柳写墓志,撇开生平避免了重复。历代名家点评很多,如清代曾国藩:峻洁直上,语经百炼,公文如此等,乃不复可攀跻矣。又清代王文濡:推腹之挈,痛惜之深,托付之重,一一揭出,想见韩柳交情。

  《柳子厚墓志铭》叙述了柳宗元的家世、为人、政绩等,颂扬了柳宗元的高尚品德,并对柳宗元的文学建树大加表彰,着重评价了柳宗元在柳州的政绩。墓志按惯例应称逝者官衔,韩文不称柳柳州而直称《柳子厚墓志铭》,遵循朋友相呼以字的规矩,以朋友风义为基调来赞扬柳宗元的人品学识。可见两人交情之深厚,从中也体现出两位大家包容异己的雍容风度,实属难能可贵!

  铭文共分为七段,韩愈抓住朋友之义主线,结合柳宗元的文章成就,极写其高风亮节,而又痛斥世俗酒肉之交,处处表现朋友深情;在叙事上神采飞扬,多用逆笔,正反夹说,尤显空灵生动。不少名家点评其高妙。如清代沈德清:噫郁苍凉,墓志中千秋绝唱;清代储欣:昌黎墓志第一,亦占今墓志第一。

  韩愈在唐宪宗元和十五年(820年)所作的《祭柳子厚文》和《柳子厚墓志铭》这两篇文章,均可谓韩文中的经典,影响深远;也是韩愈刺袁州的开山之作,将袁州文化推向新高度;十几年过后又有谪相李德裕的到来和助推,连中卢肇和易重两位状元,至晚唐得已形成“江西进士半袁州”的可喜局面。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Copyright◎2013 jxzx.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政协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大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