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江西政协新闻网 新闻门户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政协新闻网  >  政协文化

涨水

编辑:舒涛    来源:江西政协报     2020-07-24 09:40

□ 卢新民

  “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连日来大雨骤来骤歇,每天在发布着雨情汛情报告,让我忆起信江边的老家那无际的草洲、忆起家乡涨水的情景来。

  很多年前,几乎是每年梅雨季节,经常是一夜之间,老家附近,信江边的那片广袤的芳草萋萋的草洲就会淹没在白茫茫的江水之中。清晨,如果雨停了,圩堤上就站满了“看大水”的村民。只见昔日缓缓流淌的信江仿佛一下子变成了滔滔的长江,江面加宽了许多倍,对岸看不清牛羊;一朵朵有些污浊的泡沫从信江上游旋流而下,在岸边垒起千堆雪;一些平时很少见的水鸟也追逐着泛涨的江水和渔汛翱翔;平时少见的水蛇四处游动,成群的蚂蚁纷纷抱成一团蜂涌登陆。大家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大人们沮丧,小孩们兴奋。那些地势低洼,处于圩堤保护外的草洲之中,原本也有许多人家种的田地,谁家的秧苗刚栽下就付之东流,谁家的黄瓜刚爬上架就遭到灭顶之灾,怎不叫人心疼?住在圩堤内的人们担心洪水到底有多大,担心圩堤的内涝和排灌,担心今年的收成。

  大水改变了村子生活的节奏。男人们支起大罾,背起鱼篓到水缓的地方,有时一个上午就可以提回半篓欢蹦乱跳的鱼。女人们总是最忙的。她们有的拎着木桶拖着搓板来到水边捶洗着衣服,有的拖出家里大大小小的木器、篾器、坛坛罐罐,就着家门口的大水洗洗涮涮,有的扛着竹耙到水边捞取岸边漂浮的杂物。小孩子扑通扑通跳进水里嬉戏。成群的鹅和鸭欢快地叫着,恣情地在茫茫的水面互相追逐。看见它们越去越远,主人慌了,连忙借来只小船划着追上去把它们往回赶。

  我家是村子里唯一住在圩堤外的人家,地势又比较低,有时候一夜之间,大水就漫到了我家的后院。这时候父亲就要叫上我们兄弟几个,全家动员,将一些笨重的家什转移到附近高处人家。有几次,水涨得实在是快,来不及搬东西,水就上来了,将屋子包围。水浸到了屋檐滴水石,年幼的弟弟喜欢坐在台阶上洗脚。傍晚鸡不敢回笼,父亲就搭起木板,母亲洒上些米谷,鸡一边沿着木板啄着米,渐渐走回了家。我们赤脚趟在院子混浊的水中,小鱼不时亲吻我们的脚。然而,随着洪水的上涨,住在圩堤内的村民却比我家更恐慌,晚上吓得睡不安宁,唯恐半夜决堤梦中葬身鱼腹。

  经历了1998年那次惊心动魄的洪灾,老家的房子彻底不能住了,我家在最高的洪水线以上重建了楼房。没想到从此就是20多年没有发过大水,那些以前关于洪水的深刻记忆竟然快要淡忘了,而现在又传来了鄱阳湖水位超98年最大值的水汛,此时此刻,一大批干群与官兵正日夜鏖战在鄱阳湖康山大堤上!

  空中,依然漂浮着一朵朵雨做的云。祈福平安!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Copyright◎2013 jxzx.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政协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大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