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江西政协新闻网 新闻门户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政协新闻网  >  文史资料

见证危急关头的抉择

1982年6月,抚州地区遭遇百年一遇的大洪水,抚河水量超过了极限……

编辑:舒涛    来源:江西政协报     2020-06-16 14:58

□ 石弘宝

资料图:时任省委常务书记、省长白栋材视察灾情,右一为叶学龄同志。

  梅雨连连,又值汛期。重读叶学龄同志的《回眸》,其中一篇《危急关头的抉择》讲述了1982年抗洪斗争中令人感慨的一幕。作为亲历者和见证者,虽然时隔38年,当年的情景和细节仍历历在目。

  当时,我刚从抚州地委办公室调到抚州地区行署办公室,任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叶学龄同志的秘书。

  这年6月中旬,抚州地区连续普降“锋面雨”,抚河水位暴涨,超过历史最高洪水位70厘米,所有水文站都超警戒线,全面告急。6月17日这天,接到省防汛指挥部的通知,下午4时在温圳召开“箭江分洪会议”,要求相关地区和县负责防汛工作的领导同志参加。

  叶学龄同志作为抚州地区防汛指挥部的总指挥,参加了这次“分洪会议”,我也随同前往。会议由省政府原副省长张国震主持。会议通报并分析了抚河流域的雨情、水情及发展趋势,讨论了是否分洪和具体的分洪方案。南昌、宜春参会的同志因分洪将扩大南昌县、丰城县部分公社的灾情,增加转移群众的工作量,对分洪并不积极,他们的意见是最好不分洪,要分也要晚一点、少分一点,以便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做好工作,转移群众。抚州地区临川县、进贤县(当时进贤属抚州地区管辖)的同志则因为水情急迫,希望早分洪、多分洪。时任进贤县县委书记李豆罗指着南昌县和丰城县的同志说,“你们在岸上,当然不急;我们在水里,再晚就要溃堤了”。

  正争执不下时,抚州地区水电局的局长提出,要尊重科学,按箭江分洪闸设计的水位标准决定是否分洪。这个意见无可辩驳,大家一致赞成。综合各方的意见,会议最后一致决定,由省防总于当天18时下令,各方做好准备,22时20分开闸分洪。会议要求各地迅速传达会议精神,箭江口以上继续坚持“严防死守”,做到“堤在人在、人在堤在”;箭江口以下做好分洪区群众工作,抓紧转移群众。

  晚上8点多,会议结束后,我们立即乘车赶回抚州向地委汇报会议精神,研究对策。因为决定要分洪了,我有点小兴奋,在车上对叶学龄说,“分洪了,我们的日子要好过些了吧!”谁知他紧锁的眉头一点也没有放松,忧心忡忡地说,“就怕来不及了,晚上还有洪峰下来!”我的心也一下子紧了起来,希望快点回到抚州,抓紧开会研究对策。

  一路上,叶学龄除了催促司机快点、再快点,再也不说话了。车外电闪雷鸣,暴雨滂沱;路面坑坑洼洼,坎坷难行;车内死一般地寂静,空气似乎都凝固了。我坐在副驾驶室,透过一阵阵闪电,回头看了看,只见叶学龄两眼充满了血丝,催促司机的声音也嘶哑了,纠结、焦虑的心情都写在了脸上,不知道他心里到底在盘算着什么。

  车过云山公社,叶学龄突然叫司机离开去抚州的大路,直接把车开到唱凯堤上去。我有些发懵,难道不回抚州汇报了?我回过头看看叶学龄,刚刚还极度纠结、无比焦虑的神色,一下子似乎释然了,显得十分刚毅。我知道,他这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作出了某种抉择。当时我想到的只是,因为通讯条件的限制,他是想赶到就近的公社找个电话给抚州地委书记汇报情况,这样能争取一些时间。

  汽车沿着唱凯堤行驶。我们看到洪水凶猛地击打着堤岸,水位已经接近堤顶,随时都有决堤或漫堤的危险。当我们来到华溪公社时,“严防死守”“堤在人在、人在堤在”的巨幅标语悬挂在走廊两边。公社的领导都在堤上,只有值班的同志在守电话。我的猜测没错,叶学龄请值班的同志再三与抚州联系找地委书记,但就是联系不上。

  这时,公社武装部长走进来,他介绍说正要组织人员上堤。叶学龄对他说,“现在不是要组织人员上堤,而是要通知堤上的人员下堤。”武装部长也十分疑惑,不解地问:“叶专员,上级要求我们‘严防死守’,做到‘堤在人在、人在堤在’,你却要我们把人撤下来,这违背上级精神呀,谁敢负这个责任?”叶学龄斩钉截铁地说,“我负责!”接着,他耐心地解释说,眼前的现实是,洪水即将超出圩堤的承受能力,下半夜还有洪峰到来,不管上多少人到堤上,都很难保住危堤,唱凯、华溪、云山一线今晚不知道在何处会出现决堤,即使不决堤也会漫堤。既然保不了危堤,那就要保群众的生命。现在离洪峰到来只剩几个小时,要抢在洪峰到来之前,让堤上的人员下来,迅速组织群众转移。听了这番合情合理的分析,武装部长频频点头,很快就想通了,迅急去抓落实。

  叶学龄又让值班的同志电话联系临川县委办公室。这次很快就接通了,接电话的是原县委办公室主任翁琴香。叶学龄拿起电话对翁琴香说,“现在我命令你,以县委的名义通知唱凯堤沿线抗洪抢险的干部群众,除留少部分青壮年守堤护堤外,其他人员立即从堤坝上撤下来,抓紧组织群众转移,务必在晚上12时以前将所有群众转移到安全地带。”他再三交代翁琴香,水情紧急,刻不容缓,要求把这个命令逐级传达落实到位,然后报地区防汛指挥部。

  叶学龄的这一抉择,确实让我吃惊,我的思路很难跟上他的节奏。我也知道,他和武装部长说的一席话,毋庸置疑是对的,他下的命令,绝对是从当时的实际出发作出的唯一正确抉择。但这与刚刚结束的“分洪会议”要求“严防死守”的精神是违背的呀。何况会议精神还没有向地委汇报,这样的重大决定不经过集体讨论就擅自下令,从组织原则来说也是不允许的呀。我忽然明白了他在车上纠结、焦虑的原因。

  叶学龄下达命令之后,我跟随他连夜走遍了唱凯堤沿线五个公社的防洪前线指挥部。每到一地,都督促他们迅速组织群众转移,务必在晚上12时以前让群众撤离可能被洪水淹没的地带,就近转移到山丘高地或楼房屋顶。

  6月18日凌晨2时30分,不幸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唱凯堤华溪段决口了!洪水吞噬了华溪、唱凯、罗针三个公社的全部和云山、罗湖两个公社的一部分村庄,十多万亩良田变成一片汪洋。

  灾情发生后,通讯中断,基层干部也随转移的群众一道被洪水分割在各个村庄。好不容易找到几个公社干部,要求他们通过串连的方式尽快联系上各村的基层干部,摸清灾情,特别是搞清楚有没有死亡人员,还有哪些地方的群众急需救援。当时约定晚上8时召开会议,汇总灾情,部署灾后救援工作。

  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迅速组织医护人员赶到了灾区。省军区和福州、武汉部队派出舟桥部队指战员前来支援。

  当晚,各路基层干部陆续到达临时的抗洪前线指挥部,叶学龄主持召开了情况汇报会。这次会议初步摸清了大致的灾情,特别是反复核实伤亡人数。据各地汇报统计,8人死亡,这些都是发生在转移过程中的意外。看来,决口之前赢得了几个小时,迅速转移群众,避免了洪水冲击造成大规模死伤的情况发生。会议决定成立紧急救援、转移安置、医疗防疫、后勤保障四个小组,军地混编,统一指挥。各公社的基层干部分别编入各组,发挥他们熟悉当地情况的优势,做好引路和引导动员群众的工作。四个小组各司其职,分头行动。遵照会议要求,我把这两天的情况分别整理成简报,通过省军区派来的通讯车及时向省防总和地委作了汇报。

  19日上午,时任省委办公厅秘书处处长危仁晸打来电话,指名要找叶学龄接电话汇报情况。此时叶学龄正在与福州、南京部队的领导同志商议部队救援的情况。他对我说,“你情况都清楚,你去汇报。”我接通电话,说明叶专员暂时不能来接电话的原因。危仁晸说,时任省委常务书记、省长白栋材十分关心决堤后的灾情,特别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员伤亡。我说,“死亡8人。”他似乎不大相信:“只有8人?”我说,“就是8人,昨晚各地反复核实的。”我把8个人死亡的具体情况一一作了汇报。他说,“你说的情况你要负责,我这就去向白书记报告。你顺便报告叶专员,白书记这两天可能会到灾区来视察。”

  21日,白栋材亲自来到灾区,听取了叶学龄的汇报,实地视察了灾情,并与受灾群众席地座谈。他代表省委、省政府向受灾群众表示慰问,充分肯定了灾区的救援和善后工作。

  视察结束,白栋材临别时,握着叶学龄的手说:“谢谢你!你抢得了时间,时间就是生命啊!”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Copyright◎2013 jxzx.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政协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大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