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江西政协新闻网 新闻门户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政协新闻网  >  政协文化

艾香里的童年

编辑:舒涛    来源:江西政协报     2020-06-23 09:38

□ 彭俊

  看了友人发给我的一条链接“艾蒿的妙用”,思绪刹那间钻进了时空隧道,回到了童年。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们一家住在深山的学校。站在操场上无论朝那个方向眺望,那满山的郁郁葱葱与湛蓝的天空中缥缈的云朵,都能构成一幅优美的画卷。碧空下的群峰环绕着的校园,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氧吧。深山里虽然一年四季空气清新,但是虫子很多,特别是蚊虫又大又毒。如果被咬了,不小心挠破了皮就会发炎,严重的会化脓发烧,儿时的我们深受虫害。那年月驱虫和治疗虫害的药品都很少,人们都是靠大自然的资源来自治、自救。

  每年夏天的周末只要是晴天,父亲就会带着我们去校园周边的山坡上割驱蚊的艾蒿,背回来铺在操场上晒,弄得阳光下的操场一整天都散发着带着泥土气息的艾香,诱得我们兄弟姐妹们即便是在烈日的中午,也抢着去操场翻草,只为去一品那充满阳光味的艾香。太阳西下,父母就带着我们将操场的艾草扎成一个个的小把,经过了阳光暴晒的艾草香气更浓了。我们将艾草把运到厨房的屋檐下一层层地堆好,直到暑假厨房的屋檐下和教室的一角都堆满了,大概够一个夏秋用,我们才收手。每当夜幕降临,父亲就开始自制驱蚊神器了。他先拿两块砖头放在操场中间地上架好,便于燃烧时不缺氧。然后去屋檐下搂一抱艾草放在架好的两块砖上,再装一些土压在草把上,这样在燃烧时不会有明火,只会浓烟滚滚,又延长了燃烧的时间。那艾蒿经过燃烧,吐着伴有阳光和泥土的馨香在缥缈的烟雾中悠扬,艾香很快弥漫了整个操场,驱蚊虫于千里之外。

  每天吃过晚饭,我们兄弟姐妹就迫不及待地将大竹床、小竹床、竹躺椅,一一抬到操场上,然后拿小木桶去厨房抬来水,将竹床、躺椅擦得干干净净、凉凉爽爽。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在布满了浓郁艾香的校园里,在众星捧月的银光下,在清新柔和的夏夜中纳凉。流萤在四周翩翩起舞,青蛙在稻田里纵情歌唱,虫儿在草丛中放声高歌,群峰茂林在夜风中欢呼。时而几只离群的鸟儿从头顶飞过,几声哀鸣在夜空中回荡,给人带来丝丝寒凉之意。

  我最喜欢躺在竹床上仰望满天的星斗,那银河将蔚蓝的天空一分为二,银河里群星闪耀,它们虽然没有太阳般的光辉,没有月亮般的清澈,但是它们却把梦幻般的荧光洒到人间,把大地变成了一个奇妙美丽的世界。在这样一个令人陶醉的美丽的夏夜;在这样一个充满艾香的童年岁月里。我们认识了北斗星、启明星、牛郎织女星……聆听了父亲、妈妈讲牛郎织女的故事、讲月光老人的故事、讲嫦娥奔月女娲补天的故事……

  在这柔美、浓香、温馨的夏夜,父亲有时还会浪漫的为我们准备夜宵。那是玉米成熟的时候,父亲下午就会去菜地掰玉米,这可是我们兄弟姐妹们渴望已久的美味,更是我们儿时美好的期盼。那年月农民都不种玉米,因为收成极少,棒子只有五六寸长而且极不饱满。因为我们喜欢吃,所以父亲每年都会在菜地周边种一些。从玉米种子下地,我们就天天去菜地,看它是否发芽了、长高了。玉米开花结棒子了,我们又不知跑去菜地摸过多少次,盼着玉米快快成熟。父亲说:玉米须变黑了就成熟了。我们就天天去菜地看、发现玉米须变黑了就数数有几根,然后高兴地赶紧向父亲报告,因为只有父亲才有大权去掰玉米。只要父亲宣布今天可以掰了,我们就一窝蜂地跟着父亲去菜地,笑得合不拢嘴。父亲掰一根我们就抢着接下来,小心地放在竹篮里,收成好时一次可以瓣十几根。回到家,我们像一群小鸟叽叽喳喳围着看父母剥玉米。

  吃过晚饭,我们搬完了凉床,就围着灶台看父亲煮玉米。每年的第一餐,父亲都会多煮几根给我们解馋,锅里刚沸腾就喷射出了一股玉米的浓香,馋得我们直流口水。玉米煮熟了,父亲用筲箕把玉米捞起来凉着,要到晚上八点后才分给我们吃,我们的心思全在玉米上,等待是那么的漫长。记忆中,父亲从来都舍不得吃一点点,他最大的幸福就是笑眯眯的欣赏我们吃,最大的快乐就是闭着眼睛,享受我们用啃光的玉米棒子给他擦背,然后把我们啃光了的玉米棒子丢到驱蚊神器里。

  童年,我们全家就是在这样的校园,在这样艾蒿的浓香里,在这样慈爱的情怀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快乐、幸福、柔美的夏夜。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Copyright◎2013 jxzx.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政协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大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