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江西政协新闻网 新闻门户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政协新闻网  >  政协文化

“称”意人生

编辑:舒涛    来源:江西政协报     2020-06-30 11:26

□ 罗咏琳

  卸下黢黑弯曲的门板,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低矮破败的木桌上,散乱堆放着锈迹斑斑的刨子、比子、凿子、钢锯、铁钩、铜丝;凹凸不平的地面上,堆放着刨花、锯末、砂纸、烟盒;几块木板随意铺排的阁楼上,透过砖头大的空隙,清晰可见装满了细长笔直的柞木、绸木、枣木。而龟裂斑驳的竹泥墙,因悬挂着几十根长短不一的秤杆,似乎随时都会因不堪重负,而一股脑儿倾倒下来。

  这便是解镇金大叔的制秤作坊,准确点说,是一间不足四平方的门面。而在近百米长的余江区锦江古镇立新巷,像这样大小破败的店铺有上百家。

  每天吃过早饭后,解大叔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店铺打开,然后泡上一杯浓茶,端坐在那把嘎嘎作响的竹椅上,一边听收音机,一边卷纸烟。美美地过足烟瘾和茶瘾后,才起身从阁楼上抽下几根二指宽大小的木棍,开始用斧头刨子慢慢地刨削。一把合格的秤杆,不仅讲究笔直、圆滑,更重要的是要磨成一头粗一头细的圆锥形,所以特别考验制秤师傅的刨工。“十七岁初中一毕业,就跟着姑父开始学做秤,光练习刨秤杆,就学了八个月。”但即便有这份功底,五根原本粗糙坚硬的木棍,解大叔也整整花费了快三个小时,才刨出个雏形,而用砂纸打磨光滑的下一步工序,解大叔拖延到了第二天。

  抽空把秤杆磨圆滑后,接下来就是包铜管、定叼口、定星位、校准星、装提钮、挂圆盘、配秤砣,十几道工序,容不得半点马虎。稍有不慎,称就会出现偏差。基本工序是把铁皮剪成圆形制成秤盘,用细绳在圆盘四周绑好吊起。然后在打磨好的秤杆的一端钻上一个洞,把圆盘挂上。接着把秤杆、圆盘、秤砣挂好,找出整个系统的重心,在重心上钻上小洞,挂上绳子作为提纽。在不放物体使杆秤平衡下,找出零刻度线的位置并做好记号,放上最大的砝码,找出最大砝码平衡时秤砣的位置,此处即为该秤的最大称量值。在零刻度线到最大称量值位置之间平均画上20个刻度,每一刻度即为5钱(半两)。在这些过程中,比如拉钻打眼,一杆秤上准星密布,需要手工钻出上百个星点。每个星点必须力度均匀,不能穿透,否则就会戳穿秤杆而前功尽弃,所以,没有熟练的手艺是做不好这一道工序的,秤眼的深浅、大小,都决定了一杆秤是否精确无误。而安装杆秤“星子”,需用铁丝一点一点钻进去,每一颗准星都得靠人工挨个嵌入。安装好了“星子”后,杆秤又得反复打磨、清洗,再完成定杆秤“叨口”,“叨口”定完了,还需反复校准。所有工序完成后,一把秤花费的时间短则三五天,多则十天半个月。

  当然,如此“慢悠悠”的时效,其实并不能真正体现出解大叔的实力。毕竟眼下十天半个月没有一个顾客,进度再慢似乎也不会影响到正常的营业。不像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是手工秤制作行业的黄金时代。那个时候,市场需求较大,几乎每个家庭都需要添置至少一把木秤,最忙的时候,解大叔的作坊有六个工人,包括妻子、表姐、堂弟,从早忙到晚,快到一把称重二百公斤的大秤,只需要六个小时就能制作好,而称重五公斤的小秤,二三个小时就足够了。正是依靠这门手艺,解大叔盖起了三层高的洋楼,抚养大了三个儿女,添置了一应俱全的家用电器,成了当地首批为数不多最先富起来的人。可是如今呢?每月营业额最多不足千元,少的时候二三百元而已,换言之,卖出去的无非是大秤二三把,小秤七八杆。究其原因,主要是大伙的日子都越来越富裕了,带把秤去集市摆地摊卖家禽家畜蔬菜水果的村民,越来越少了,而且在购物时,大伙对短斤少两的现象,也不会去斤斤计较了。即便有时候非要用到称重的时候,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的商杂店小超市,都备有免费使用的电子称磅秤,实在方便极了。而真正还需要购买手工秤的,只剩养殖户种植户或者屠夫了。

  生意的日益清淡,也让解大叔的性情变得散漫起来。明明顾客在店铺门口久等了,偏偏非要抽完一卷烟或者打完一局牌,才不紧不慢接待,而且始终摆着一副爱理不搭的表情,你问他有哪些款式,他向泥墙努努嘴,就不吱声,你问价格多少,只报一遍,而且说一不二。你若啰里啰嗦挑毛病压价钱,才不管你是有心还是无意,买还是不买,撂下“四十多年的功底,全古镇还有谁?你根本就不懂装懂。”“花了一个多礼拜的时间做出来的,你说值不值?”对方还来不及道歉或解释,解大叔已甩摊子走人了,连头都不回一个。

  而对那些寻上门猎奇的外地人,解大叔不仅不热情,而且还特别抗拒。但当你主动递上一支香烟,他又是一个不计前嫌的人,话匣子一开,关都关不住。古镇的变迁,儿女的婚恋,国事天下事,聊个没完没了。你若问他既然生意如此不好,干嘛不趁早关门停业呢?他必定瞪你一眼,气鼓鼓地回道:“对面的剃头铺、裁缝店都没关,我凭啥要关?再说,仅剩的不到五家店铺都关了,巷子不就成了空巷?谁受到了这份冷清?”大伙都知道,解大叔的女儿出嫁了,儿子在外省做蛋糕生意好得很,手头根本不缺钱,如今的日子能够在不紧不慢不慌不忙中度过,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和称意?但其实,解大叔之所以坚持继续开店做秤,更重要的原因是无法舍弃坚持了四十多年的手艺,或许,只有妻子清楚,解大叔每隔一段时间总会偷偷外出,那必定是去临县的乡村收购用坏了的手工秤去了,然后回来将提钮铁钩圆盘等配件拆下来,因为这些配件,早在十几年前,当地的市场上已销声匿迹了。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Copyright◎2013 jxzx.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政协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大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