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江西政协新闻网 新闻门户
您当前的位置 : 大江网(中国江西网)  >  江西政协新闻网  >  政协文化

院前新事

编辑:舒涛    来源:江西政协报     2020-12-25 10:33

□ 刘浩军

  春节前夕,在赣中山区,进入嫁娶高峰期。这时在外谋生的乡亲大多已回老家过年,学子也放了寒假,在此期间举办婚庆最为热闹,家家户户派代表赴宴,实为全村老少举杯共庆大团圆。

  年底,我回到老家院前村,正值水婶的孙子、我的堂侄举办婚宴,我被盛邀喝喜酒。

  在婚宴上,我以茶代酒敬了近10年不曾相见的水婶,她是我最尊敬的长辈。80多岁的水婶虽满头白发,但精神矍铄,布满褶皱的脸庞洋溢着喜庆的笑容。

  “婶婶的饭碗舔干净了吗?”散席时,我笑问水婶。“呵呵,喝了两碗酒,菜多,不用吃米饭就饱了,酒碗不用舔。”水婶笑答。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水婶是位舔碗“高手”,所以对我的不敬之词,老人家不愠不怒。

  放下碗筷,水婶拿扁担挑起两桶洗菜水去浇地。“您八十高龄了还干农活?”我见状惊讶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农村老人都这样,只要身体好就坐不住。洗菜水还可浇地,不能浪费了,节水也是节粮!”水婶说道。我不禁对德高望重的水婶再高看一眼。

  水婶是在逃荒途中嫁给水生叔的。水婶的家乡十年九旱,那年发生百年一遇特大旱灾,全家被迫离乡乞讨度日。她一家人逃荒到院前村时,已饿得前胸贴后背,无精打采地靠着墙角晒冬阳。

  此时,堂奶奶迈着一双小脚,颤颤巍巍地路过,见到年轻的水婶身材窈窕壮实、面容姣好,精明的堂奶奶不由动了心思:这姑娘不错,适合做儿媳! 堂奶奶没有乘人之危将念头强加给水婶,而是遵循礼仪请来媒婆牵线说合,该走的程序一步不少。水婶一家人在堂奶奶家生活了几个月,媒婆说得再好不如眼见为实,不久婚事圆满礼成。半斗米换来水生叔、水婶相濡以沫恩爱一辈子。

  干旱是天灾,水生叔、水婶却因此喜结良缘。为了过上好日子,盼水成了夫妻俩最大的共同心愿。为此,原先叫正秀的水婶将自己的名字改为水秀,侄儿们尊称她为水婶。

  几年下来,水婶的勤俭本色得到充分彰显。舔碗是水婶以俭养家的出彩表现,手法之熟练令人咂舌,碗里吃剩的菜屑、米饭、油渍等,她伸出舌头一个来回舔得干干净净,外人在场也不顾忌,惹人捧腹。“这有什么好笑的,村里舔碗的人多得是,节俭光荣!”水婶从容以对,我行我素,水婶带头,全家舔碗。

  当时,院前村农业生产旱涝交困,乡亲们过着靠天吃饭的生活,一旦遭遇严重自然灾害,温饱难保,不勤俭持家就要饿肚子。后来,随着水利扶贫资金投入持续增长,农田灌排设施逐步得到完善,家家户户接通了自来水,圆了乡亲们祖祖辈辈的盼水梦。农作物旱涝保收,年年有余粮,加上亲人认为舔碗动作不雅,水婶不情愿地停止了舔碗,但勤俭家风未变,洗碗洗锅水用于喂养家禽家畜。

  “你堂奶奶常说‘富自勤中得,福从俭里求’,舔碗三年省头牛,子女浪费粮食必受惩罚。你婶婶很好地传承了勤俭节约好家风。”水生叔对我说,“你堂伯小时候不懂事,浪费粮食,又不长记性,没少挨揍,而我很少挨揍。”

  因旱致贫,兴水致富。水生叔一家吃穿无忧,过上了富裕生活。水生叔、水婶从盼水到感恩于水,不仅自己的名字中有水,给儿孙取名也有水,如泉清、河旺、湖兴、香溪......不仅后代取名都含水,读大学的子孙学的都是水利专业。新婚的孙子甘霖和妻子都是水利专业研究生,毅然选择回家乡工作。

  水生叔、水婶默默地为治水、兴水、护水努力一生,积极投工投劳参加农田水利建设。五年前县里全面推行河长制,夫妻俩主动报名担任村里的义务河长。

  精准扶贫以来,水利惠民好戏连台,水遂人愿,水足粮丰。水婶和乡亲们早已告别舔碗的日子。如今我们餐桌上的菜肴日益丰富,舔碗已成记忆,但是勤俭家风已像一棵大树深深植根于精神高地,永远枝繁叶茂。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Copyright◎2013 jxzx.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政协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大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