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江西政协新闻网 新闻门户
您当前的位置 : 大江网(中国江西网)  >  江西政协新闻网  >  政协文化

夜半犹闻唤渡声

编辑:舒涛    来源:江西政协报     2021-04-02 10:39

□ 卢新民

  六百里信江发源于怀玉山,一江春水向西流,在余干境内由南向北分成数支,逶迤流注鄱阳湖。

  小时候家住信江下游的东大河畔。房屋背后,是一条通往县城的土路,尘土飞扬,几百米远处下圩堤便是一个渡口。几艘木渡船停靠岸边,两岸有渡工用箬竹箬叶搭成工棚。上世纪90年代以前,这里是余干东南各乡通往县城乃至上饶、鹰潭及南昌往来必经之道,系县城南面最大的一个“咽喉”渡口,往来渡者,络绎不绝。据说最早的时候,这里是一个义渡,后来逐渐成为收费渡口,由附近村民承包,每年的收入大部分上交村里,其余的当作工钱,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从记事时候起,每天天还未亮,就能听到屋后“吱嘎吱嘎”的挑担声,“吱纽吱纽”的独轮车声,“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不绝于耳。这是信江以东的百姓,挑着山上砍来的柴火,推着田间地头的产出或饲养的禽畜起个大早去县城赶集。还有些重症病人,家人急着送去县城求医问药。不少人是从几十里远处赶来,凌晨二三点就起身,为的是能赶上渡口的第一趟渡船,以便能早点到达县城,当天往返。正所谓“隔河一千里”。

  我家附近的河流,虽然只是信江下游的一条支流,但当春汛来临之际,这里河面宽可达200余米,水流湍急。渡船一靠岸,男女老幼以及推着木柴、禽畜的独轮车、平板车便蜂拥而上,船头的渡工用长篙点开船,船尾的渡工用力划起双桨,木船就晃悠悠往对岸驶去。风平浪静时犹可,风急浪高时,可真有些险像环生,船上的人和岸边的人,手心里都捏着一把汗。历史上,这个渡口发生过多次船覆人亡的惨剧。

  隔三差五,夜深人静时,我会被远处的唤渡声惊醒。

  “船家老板呐,快把船划过来哟,屋里有病人,等着去街上治病哦——”声调拉得很长,语气焦灼,在寂寞的深夜时分,听起来有些凄厉。

  叫了几声,有时就听到睡在船上或者对岸工棚的渡工不耐烦的回答:“一个人不装!再多等几个人吧!”

  急着过渡的人便说:“船老大,我多给钱,求求你把船撑过来!”

  “生病也没法子,我也要困觉!等天亮再说!”

  更多的时候,除了流水声、狗吠声、风声,什么也听不到。唤渡的声音便一声高,一声低,渐渐地变成了哀求,风中传来断断续续的哭泣。

  上初中的时候,我转入了县城学校。为了能在周一早上及时赶回学校早读,每次都是天不亮就来到河边等候第一趟划过对岸的渡船。夏天有时碰上电闪雷鸣,河边的风吹得年少弱小的我东倒西歪,难于打伞,全身湿透;寒冬腊月有时风雪交加,我独自背着书包蹲在河边,在黑暗中蜷缩着小小的身躯,风雪肆虐的裹胁着我,我手脚冻麻木了,不断搓着耳朵,跺着脚,两手呵气。那时候,我是多么盼望有一天,去县城可以不必过渡,那样,走得快的话,一个小时就可以到县城了,再也不必为了候渡在码头上淋雨挨冻,那该多么幸福。

  后来,木船上装上了发动机,“突突突”的声音代替了长篙与木桨,渡船的速度快了,但安全性仍然没有提高。经济搞活了,过渡的人更多了,还经常有成群的民工用平板车拉着山石、砖块送到县城的工地上,人、车、砖、石混杂在一起,木船的吃水更深了,有时候吃水线都快漫上了船帮。上游驶来的汽船在宽阔的河面犁开了一阵波浪,渡船摇晃着,船头溅起浪花,过渡的人惊叫着、咒骂着,待得木船靠岸,大家像逃命似地挤下船。

  1990年初,家乡的渡口终于迎来了一批建筑工人。听说这里要建一座大桥,以后往来信江两岸再也不用过渡,家乡人世代的梦想就要变成现实,心里别提有多高兴。1992年初,大桥建成通车。那年我正读大二,暑期回家,看一桥飞架信江两岸,昔日的渡船早已不知去向,我的心情不知多么激动!晚上,大桥护栏边灯光辉煌,倒映在江水中,似彩虹落在信江,如梦似幻。

  如今,一座座大桥凌空飞渡,余干县境内已建起跨信江的大桥7座,余干百姓彻底告别了靠船摆渡出行的无奈和辛酸,当年夜半唤渡的一幕早已一去不复返,家乡人民正走在小康生活的康庄大道上。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Copyright◎2013 jxzx.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政协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大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