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江西政协新闻网 新闻门户
您当前的位置 : 大江网(中国江西网)  >  江西政协新闻网  >  政协文化

树影里的时光

编辑:舒涛    来源:江西政协报     2021-12-31 11:06

□ 李晃

  友人从老家回城,带来几串拐枣。拐枣枝柄枯瘦,很显然经历了风霜的浸润,但依然柔韧有力,并非一折便断那般脆弱。拐枣果实红褐色,也有更熟一点的红棕转黑褐,形态呈万字符,末端还带着若干黑籽,丝毫没有分离之意。去籽之后,拈一截果实入口,沁甜沁甜的,满嘴都是淡淡的清香,淡淡的酒味。因为含糖量丰富,据说人们常会拿来熬糖或者浸制“拐枣酒”。

  但我终究是没吃过这种糖,也没喝过这种酒。记忆里,我们都是直接生吃。我对拐枣是饱含深情的,一如光着脚丫的步履亲吻厚实松软的泥土,乡村傍晚的风拂过瓜果飘香的原野。那是一种树影下的仰望,一种时光里的回荡。

  在湘西南,拐枣树其实并不多见。野生的一般长在沟谷、溪边、路旁或者山坡拐弯处,走着走着,忽然就瞧见了那么一棵安静的拐枣树,树身高大粗壮,枝繁叶茂。蛤蟆坳太奶奶家是个大家族,庭院后边空地上种了一些果树,其中就有一棵高大的拐枣树,枝干分杈而上,直抵云霄,比两层楼房还要高出许多。印象中,人们又称这个地方为“大树现”,不知道是否因为拐枣树的缘故。

  树高千尺有根,水流万里有源。拐枣树的根,便是大自然的包容与滋养,便是人们的呵护与守望,否则怎么能轻易地抵达苍穹呢?至于本源,它一向是朴素低调的,风来时它树影婆娑、光影斑驳,雨来时它紧贴大地、傲视山峦。它在无数个晌午和黄昏默默储存糖分,在无数个月夜与黎明悄悄挂满果实。一切都来得那么顺其自然,那么理所应当。

  小雪过后,在某个鲜活的早晨,或是某个慵懒的午后,一两串透亮的拐枣“扑通”砸在地上,砸在落叶身上。落叶不曾责备和生气,那些尚在打盹的拐枣们也不曾言语。它们以最柔软的默契、最古老的方式,撩拨着我们的馋涎与心弦。

  “走哦,打拐枣去啰!”孩子们欢呼起来。但他们跑得太快,我跟不上,其实也懒得跟。去得早的人,顶多在树下多捡几串自己掉下来的,还不一定味道怎么样哩。这样想的时候,我倒更不急了,随手操起一根长竹竿,缓缓来到拐枣树下。

  此时,并不均匀的落叶在空地上随意歇脚,浓烈的腐烂与酒熏气息四处弥漫。风来得太快了,霜染得太深了,落叶们就像一封封忘写地址的家书,东一串西一串的拐枣便是水墨版的邮票吧。孩子们嚷嚷着翻扒落叶,警觉地留意头顶的动静,期待着拐枣顺着树影光影,砸在自己的肩头。恍惚间,我手中的竹竿触到了拐枣的身躯,在枝干与枝柄的分叉处用力一敲,一串串拐枣便开始在空中旋转,在我们的头顶旋转,在季节的欢呼声旋转。其实,落下来的又何止是沁甜的果实呢。

  记忆中,与拐枣树争辉的,还有后山那几棵野柿子树。但孩子们才不管这些,十几米高的树干,硬是“嗖嗖嗖”地爬了上去。只可惜性子急了些,野柿子才微微泛黄,咬一口涩涩的,舌头都要酸涩半天。但作为嘴馋的角儿,自然是不能空手而归的。即便是野柿子只有六七分熟,也要在衣兜裤兜里多塞几只。临了,还不忘往树下抛一大把,分享给那些胆子小些却也是眼巴巴仰望的玩伴们。该回家了,阳光又在枝叶间漫步,阳光之上,是清澈明亮的天空。

  时光一步步走向冬的怀抱,拐枣树、野柿子树们越发变得简练清瘦。孩子们拖着长长的鼻涕在墙根下打闹。他们的嬉笑声拉开了村庄的布幔,久违的阳光缓缓溶解在原野的角角落落。 我顺着鸟鸣的方向寻找,望见树影一直在追着季节奔跑。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Copyright◎2013 jxzx.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政协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大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