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江西政协新闻网 新闻门户
您当前的位置 : 大江网(中国江西网)  >  江西政协新闻网  >  政协文化

皂口驿上的鸟鸣

编辑:舒涛    来源:江西政协报     2022-07-29 15:18

□ 郭志锋

  “行不得也哥哥、行不得也哥哥……”一声声啼鸣,如细雨一样飘来,穿过1176年特殊的一天,飘向造口,飘向辛弃疾。

  我仿佛看见一缕阳光照在沉默的河面上,画出一层又一层涟漪。这些细碎的波纹,怀揣着不可言说的历史,久久不散。

  我看见,辛弃疾此刻离开驿,沿着河道,走向江边。来到一块巨大的岩石旁,他停下了脚步,抬起头向前看。脚下,滚滚的皂口河跃入千里赣江,滔滔汹涌。远处,群山巍峨,逶迤而行,多像另一条奔腾的大江。

  天空碧蓝如洗,万物安祥宁静。辛弃疾坐下来,竖耳倾听,一声声“行不得也哥哥”,悠悠荡荡。这叫声似乎不是来自于河边的绿树,而是来自于一个遥远的地方。也许是从京都开封府飘过来的,也许是从靖康二年飘过来的,仿佛还浸着一滴滴血泪,透着一丝丝耻辱。

  辛弃疾不会忘记,当年,就在这碧波荡漾的江面,隆佑太后遭受了金兵的追击。太后从临安跑到南昌,接着逆江而上,又奔往虔州。无奈早有叛将告密,听说隆佑皇太后在逃,金兵更加紧追不舍。

  辛弃疾想到这儿,长叹一声,眼光再度望向江面。“行不得也哥哥”,这鸟儿居然也看出了辛弃疾的心思,一声紧追一声,越发叫辛弃疾生出无限的愁绪。

  蓦然间,无穷感慨涌上心头,实在按捺不住。辛弃疾大喝一声:“拿笔墨来……”随从、驿站的小吏知道辛弃疾又要作词,立即笔墨伺候。辛弃疾瞄一眼那块巨大的岩石,向江的一面光滑平整,正是上天御赐的宣纸。辛弃疾迈步向前,握笔沾墨,在石壁上一挥而就,一首《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赫然呈现。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何等的气势,何等的感叹!那时的辛弃疾,出任江西提点刑狱,驻地虔州。他回顾过往,百感交集,这首遣情抒怀的词,发泄的是对国破家亡的痛恨,倾诉的是对百姓流离失所的悲悯。

  然而,这首千古名词,竟然改了皂口河的姓。赣江“十八滩”,九滩在赣县,九滩在万安。武术滩、小蓼滩之间有条河,不知是发源地多皂荚树,还是另有缘故,这条赣江的支流,就叫皂口河。它流经柏岩乡和沙坪镇,蜿蜒数十公里。因而,建在皂口河和赣江交汇处的驿站,就叫皂口驿。

  皂口驿有驿臣,还有驿吏、馆夫和船夫。此时,他们都聚在辛弃疾身边。当看到辛弃疾将皂口误写成“造口”时,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开口请他纠正,皂口从此又称造口。

  到了明清,皂口驿又设立了皂口巡检司,有巡检、皂隶,还有十五名弓兵。特别是皂口漏泽园,无法确认在乾隆年间为谁所建。幸亏万安县知县李梦为此著有《皂口漏泽园记》,曰:“万安之为邑河,河之滨多废権遗,是有二:行旅之客死者,权于是河滨之土,无主无力者荷安于是。”

  辛弃疾离开四年后,淳熙七年冬,杨万里又来到了皂口驿。他从家乡湴塘出发,去广州赴任。一天夜晚,身心疲倦的他,行走在赣江边上,心事重重。趁着一抹月华,悄然吟下《宿皂口驿》:“倦投破驿歇征骖,喜见山光正蔚蓝。”当晚,鹧鸪的叫声依然一声声地从深山里传出来,“行不得也哥哥,行不得也哥哥……”或许,杨万里也同辛弃疾一样,想起了抗金往事,想起了那些战火连绵的年代。

  杨万里与辛弃疾观点一致,力主抗金,决不妥协。从任赣州司户到赣州知州,杨万里多次经历这条水路,更清楚“十八滩”的凶恶。他屡次在皂口驿驻留,留下了多首诗歌。写《过皂口》“赣石三百里,春流十八滩” 。写《晓过皂口岭》“夜渡惊滩有底忙,晓攀绝蹬更禁当。”国破家飘零,无数伤感事,让杨万里觉得“半世功名一鸡肋,平生道路九羊肠”。虽然他没写那动人的“行不得也哥哥”,但却把泉水当作流淌的乡愁:“岭头泉眼一涓流,南入虔州北吉州。只隔中间些子地,水声滴作两乡愁”。

  由此,我设想,即使没有“行不得也哥哥”勾起辛弃疾的联想,但因为当朝的腐败无能,因为国家的苍老破碎,辛弃疾的心里也一定也千万条赣江在奔腾,潮起潮落。“行不得也哥哥”,真是鹧鸪的叫声,并非文人的想像。药物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里描述它“性畏霜露,早晚稀出,夜栖以木叶蔽身,多对啼。”明确指出鹧鸪的叫声就是“行不得也哥哥。”难怪明代的丘濬写《禽言》,索性把鹧鸪的情绪彻底发泄出来:“行不得也哥哥,十八滩头乱石多。东去入闽南入广,溪流湍驶岭嵯峨,行不得也哥哥。”

  而今,我想沿着辛弃疾的足迹走一走,再听一听“行不得也哥哥”。可是,九百多年的光阴实在久远,时代的洪流足以吞没这一切。皂口驿站、邮铺、巡检司衙署、漏泽园……皆随着万安水电站的建设蓄水,与“十八滩”一起早已沉到江底。唯见几棵枝繁叶茂的古樟,苍劲挺拔,屹立于赣江之滨。

  眺望远方,赣水汤汤。我好像又看见辛弃疾正踏浪而来,一阵阵鸣叫同时又在扛皂口驿上空回响,“行不得也哥哥、行不得也哥哥”……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Copyright◎2013 jxzx.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政协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大江网